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网络爱情故事 > 穿越城市的网恋

穿越城市的网恋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13-12-09 19:17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穿越城市的网恋

我知道我现在所写的这些文字不能说明什么,我只是想讲述一些自己的故事。(可能是经历的,也可能是想像的。我不得而知,在虚拟和现实之间我搞不太清楚,就像我一直相信故事是编造的一样,没有改变。)我承认这些需要“加工”的故事情节里有许多是来自雯的故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雯就是主人翁了。但也不全是,为了能更好的将这些平淡的事讲述得更加清楚,我只有用第一人称。我估计是解释不清楚,于是你就暂且将这些事情看着是我凭空想象的吧。也许,故事中的一些东西是你曾经经历过和即将经历的。而我这样费尽心思地将它形成文字,主要是想将一段经历记录下来。不知道那一天,这样的故事还会不会上演,而且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来临。

对,那真是一个让人有些郁闷的日子。天下着小雨,(其实,我本不想描写这样的细节,但事情就是这样,在一些个看似非常巧合的环境下才能发生意想不到的而又印象深刻的事件。)西南的都市就要在阴雨的作用下才显得格外沉闷,于是那种特有的灰蒙蒙的天空让人感到非常低矮,也越发叫人心情压抑。兴许是在这个城市居住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我每每遇到这样的鬼天就会不由自主的滞留在一个不算太大但装修雅致的茶楼,有时也邀请或是应邀一些朋友,在聊天休闲中逃避着因天气而产生的怪异的心情。真正的茶客在这样的都市里是不需要讲究茶的器具,那些外地游玩的客人不会知道。有人高呼茶道的同时,真正的茶文化已经渐渐被这个崇尚休闲的本地人简化了,最终成为一种习惯,就像在路边小店吃碗小面一样自然。对于本地人来说,这时讲究茶道,无疑是给这个茶馆遍地的都市中那些靠茶为生老板们带来巨大的利润,这样的傻事也只有游客才能干得出来。其实,一套盖碗,几片清茶,才是这个都市最好的休闲方式。

街道上除了一辆接着一辆呼啸而过的汽车,还有熙熙攘攘却神色匆匆的过客。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人不太相信如今的天气预报,即便是这样糟糕的天气气象站还是对空气质量作出了二级的定义,而在树下和街道两旁却看不见避雨的人。我不知道他们脚步匆匆究竟是不是讨厌这样的室外,其实有一些节奏是慢慢形成的,当我回想起多年以前自己在树下避雨的时候也忍不住一笑,也许对于如今的都市人来说,在树下避避小雨会成为所有人不能接受的行为。是啊,现在的时间的确比以前少,你不能浪费在树下。顶着细密的雨前进就像一种比较自信的征程一样,很容易被人理解。我想,我也是有了这样的观念才会在雨中脚步匆匆。路走得不远,我感到头发湿了,脸颊上明显有水滑落的痕迹。

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去见最近比较悲哀的雯。

认识雯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我们认识的方式也是这个年代最快捷的一种。如果将之前的断断续续的聊天记录算在一起的话,我们应该说是非常熟悉了。如今的交友方式太多,多得可以选择你认为最合适的方式。也不管你习不习惯,能不能接受,总是会忍不住去尝试,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尝试的事情。真的,我就是利用那些便捷的聊天工具认识了雯。我一直比较喜欢那种只有文字的对话,我们不需要对方的声音和图像。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想象模拟出对方的状态,这让我有些激动。虽然开始大家只是招呼一下,就像在大路上遇见一般的朋友,点点头。但慢慢地就开始长聊了,其实,虚拟的网络也是这样“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真的遇上了能聊到一起的人就有些不能控制,空闲的时候甚至有些急不可待。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和一个自己凭空想象的人一起天南海北的聊天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想这应该是每个人都有的感觉吧,只是各自有各自的不同。那时的雯有一个非常搞笑的网名,想恋。我后来才知道雯之所以用这样一个令人想入非非的名字主要也是适应网络的需要,投其所好罢了。和她真正在聊天中慢慢认识以后才发现这个女人不简单。雯是出生在一个不大的县城,现在已经不回家了,因为她已经在那个相对于我来说十分遥远的都市里贡献了自己所有的青春。按照我们几乎同龄的话说就是在这里生根发芽了。我对那个遥远的都市非常熟悉,但我更想知道那个县城的情况,如果能有一条小河和一座不高的山,估计就是我想象的情景了,因为我也出生在一个镇子,对于那种农田式的风光尤为喜好。雯告诉我,那个县城的确有一条河,在过去的记忆中那是有着母亲般清澈的水,但如今河已经开始干涸。那些童年的回忆就只能静静地躺在想象中,雯说她不愿回去也是因为如今的故乡已经和记忆中完全不相符,这使她有了外乡人的尴尬。我也曾问她为什么是母亲般清澈的水,她回答说因为那是一种甘甜的滋味。

细密的雨有些像牛毛大小,我明显感到雨水顺着脸颊流进了我的嘴角,如果雨也有甘甜的感觉就好了,听说现在的雨一直要下上好几天才能饮用。我后悔自己没有带上雨具,在这个不能停步的都市里匆匆走在人行道上,踩着今年才开始换的地砖。印象中已经是第五次了,就在不远的地方还有未能施工完成的一处。用专门的铝皮挡板围了起来,在我绕道走过挡板的时候,挡板里流出了黑黄色的泥浆,我分析这雨下的时间不算太短。我的电话响了,是雯的电话。从电话里大概听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来雯这次来这个城市不仅仅是旅游,她说要去见几个重要的人物。说现在也正在下雨,我可以等会儿再去,具体时间是晚餐之前。

我有雯的电话是最近的事。

我们并没有主动索取对方的电话。因为我对电话这个通讯工具所表现的强大功能十分惧怕,对于我这样喜欢天马行空的人来说电话确实给予了我太多的方便,也省去了我不少时间,但同样也让我苦恼。电话(特别是移动电话)可以让每个人变得十分懒惰,并且不由自主地成为谎言大王。不是我不信任人,当公司员工说自己就在楼下的时候,你应该有近20分钟的等待时间。而且聪明的人是不会问是否电梯坏了之类幼稚的问题。其实,这些还是可以接受的,最让人恼怒的是在你最不情愿接到电话时它却响过不停,当你准备一大堆话决心做一回情感咨询专家的时候又或者准备成为家庭110专线的时候,那种苦口婆心的解释和无可奈何的倾听都是极为痛苦的事。我的电话又响了,这次不是雯打来的。中秋节快到了,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在请示如何安排慰问品。我十分不耐烦地说:“发钱。”但理智总是会在你激动的一刹那出现并及时提醒你,我稍微镇静了一会儿,语气也和蔼了许多:“这样吧,还是买些月饼之类的,具体怎么安排你看着办。标准要比去年多一半。”我听见了主任放下电话时发出的愉快的声音。其实,人和人之间就是一种尊重。我想没有人愿意日子一天不如一天,老板也是,员工便更是了。我没有及时给老板汇报,我想这样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做主,这也是多年相处的信任和惯例的经验。

我准备去咖啡厅小坐一下。尽管天看来很暗,但时间还早。其实,我完全可以选择去茶楼。但茶和咖啡还是有些区别,茶需要泡,需要时间长。而咖啡却只要冲冲就可以了,比较便捷。何况是今天这样一种氛围,我需要那种有点西方化的感觉。再加上咖啡厅里有不错的空气温度,有利于我将已经快要湿透的外套晾干。说句实话,在这条街上咖啡厅远比茶楼多出很多。店招超前以外,灯光还略显黯淡,估计这是咖啡厅和茶楼的本质区别。茶是品一种悠闲,而咖啡是品一种情调。咖啡厅一般情况是临街而设,在里面可以比较清楚观赏街景,相对于茶楼也安静许多。并伴随着搞不清流派的音乐,悠悠扬扬。而茶楼没有这样讲究,中式的装修总和琴棋书画相关相连。较好的总是在楼上,不需要临街。俗话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看来一点不假,当人们熟悉了茶楼的一切时去领略一下咖啡的另类未尝不是一件舒心的事。就像雯这样,如果是同城的朋友也就不会享受这样的“待遇”。完全可以另约时间和地点,也不会适应在这样糟糕的天气下等待了。

我正好可以抬头看见外面的雨景。尽管街道两旁的树和房屋因受到玻璃窗隔离的影响变得更加迷糊。吧妹儿送来咖啡的时候还是习惯地说了一句,先生请慢用。咖啡杯很小,和我放在旁边的手机比起来也大不了多少,我也只有慢用。微笑着说完谢谢之后,我用汤匙轻轻地搅动着茶黑色的液体。有一种让人振奋的香气扑鼻而来,这就是咖啡的魅力之一。醉,也是咖啡的主要特征。以至于现在的咖啡厅总是伴随着酒吧,这点就像现在的茶楼伴随着棋牌室一样。已经成为不能更改的事实。咖啡厅的确要暧昧许多,我觉得有些后悔了。举目望去这个时间段消费的客人都比我要年轻,自己感觉怪怪的。就像那个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样不知所措。我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并带有一种绅士风度的味道,当然非常辛苦。就像第一次和雯聊天一样,忐忑中在“交谈”的过程中尽量过滤掉自己的庸俗。后来还安慰自己这不是虚伪而是尊重。当雯知道我的文字主页(就是博客,我习惯称之为文字主页)时尽然说我是从事文字工作的成员,从记者到编辑,从语文教师到作家的猜了个遍。

最终晓得我职业的时候她就像自己得了癌症一样摇头,我主动给她看了我的职称证时,她才将行将疑的接受。这让我很是兴奋了许久,说来话长,从事文字工作的确是我童年的梦想。而雯是一位行事严谨的行政工作者。这在之前是不被人看好的工作,它总是和政治联系起来,和专业相距甚远。不过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和学科的多样化,雯应该属于人力资源管理的范畴。这就不怨雯总是有一定的时间在网上了。当然,我最早还是把雯的职业也猜错了,在她娓娓道来的话语式文章里,我感觉她更像一个怀揣梦想的大学生。我一直以为她在读大四,让雯狂笑不止。她明确告诉我她的女儿的确读大一,不过是在幼稚园。雯有时聊天特别诙谐,这让我感到一种轻松的惬意。每一个在网上认识的投机的朋友总是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简单的客气到轻松的调侃,继而发展至无话不说的朋友。这好像给性别无关,在那种幻想状态下的聊天记忆里,只有倾诉和倾听。这和电话不太一样,它发来的是文字和可爱的表情,而且可以时断时续。没有马上回答的紧张和突然挂断的尴尬。那是一段非常值得留念的时间,至少对于我来说,终于有了可以超越现实朋友而不需要遮遮掩掩的交流。

这时窗外的行人明显要多了许多,偶尔过来的公交车也载满了乘客。生活好像没有因为这样的雨天而改变着节奏,一切依然。只有来往的人脚步更快,这些从来不太在意的情景在这样的时刻里成为我主要观察的对象。雨似乎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就像每个人朝起夜寐。现实如此,网络也不会例外。何况网络始终会附加在现实之上,无论怎样的牵挂和不舍,还是会阶段性离开的。我和雯就有长达三个月没有联系的记录。而正是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让我们再次于两个城市被网络联通的见面分外激动。我们不仅聊天,还做了短暂的视频。而当我们开始用邮件这一更能准确交流的方式来往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来自聊天工具的短信,我的电话是135*******8。请回复我,我估计这月底会来你的城市。雯即日。当收到这样的咨询时,说实话,我有些激动并开始一次假象的见面设计。虽然我们有过视频的记录,但能真正面对面时,不得不让我象一个莽撞的少年狂喜不已。

我一度怀疑自己,一定是网恋了。

雯决定来到我所居住的城市是我潜意识的期盼但也是始料未及的。对于网络我这样的年龄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就像每个上网的人在电脑上装了防火墙一样,尽量去防止一些有毒或者是有害的东西。再说,本不属于自己的就不能强求,开始我也只是尝试和欣赏。虽然置身其中,但总能保持一种比较清醒的头脑。一般在旁人看来网络是一个娱乐的工具,特别是“无聊”的人。我开始也这样认为,其实,网络这东西好或坏不能确定,只有认真面对才能进出自由。大多数人可以这样,但象我这样一个比较“无聊”的人还是难以完全控制。“清高”其实是一种假象,当真正遇上在网络上可以谈得来的人时,其实,早就注定会影响自己的生活。不管你怎样不以为然,其实,一些东西就在实实在在的面孔背后,无论你表情是多么的平静。

要说离开网络我也有过好长一段日子,但回忆起来就像一切又发生在昨天。对于这样一种可以称之为人类第三类情感的世界里,我是愿意将那些在心底深处时常游弋却理不清的点点滴滴表现出来的。我不愿意去理得过于清楚,因为人生有时就是乱如麻丝,不理还好些,一旦清理起来会让自己透不过气。如果是如此来由,我离开网络就不会牵肠挂肚了。那一年,也正是我人生中比较苦闷的时光。面对四周不算太高的山峦,我甚至希望能在这样一个连打手机都不太理想的地方生活一辈子。我清楚的记得可以喝着山涧处流出的泉水沏出的香茶,听见低矮却快要成林的树木间鸟儿欢快的啼鸣。晨雾弥漫却能准确地看清四周的情景,远在山腰上的村落总是祥和而秀丽。我有时觉得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在这样一片美妙的土地上修建公路,那些高耸的桥梁其实是对淳朴的亵渎。但可以看见老百姓期待的目光,那种急切希望于外界的沟通也许正是他们一辈子的梦想。谁希望扑灭这样的的梦?

生活就是这样在矛盾中进行着。虽能感受这清雅的远离都市的惬意,但日子一久就开始郁郁寡欢了。我本是一个世俗的家伙,没有归隐深山峡谷的豪情,在那些让敬慕的隐士之中许许多多都是功成名就或看穿世俗的名流。我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偶尔有了“归隐”的想法也只能在城市的一偶。初来这里,准备不是特别充分,入夜,蚊虫就像一支加强了的轰炸部队。我想起了鲁迅先生在日留学的一段描述,用被子裹着全身,衣物覆盖着脸。我的确是按照他老人家的方法只留两个鼻孔出气,蚊虫无法下口。居然也睡安稳了。不过,现在的我比起他老人家来说幸运了不少,第二天就点上了一种带着艾草香型的蚊香美美地睡上了一觉。没有真正呆在一个偏远地方长期生活的人是无法感受那种寂寥的。特别是夜晚,习惯了都市灯红酒绿的炫丽可能会想到避让,而当繁星点点挂上天空,耳边传来的是蟋蟀发出的清晰的叫声时,总会怀念起都市的日子。特别是有了网络的岁月。

我只呷了一小口咖啡,让那种带着糊味的香涩在嘴里蔓延开。其实,我更喜欢苏格兰风笛,那是一种田园式的浪漫和叛逆。可是,音质不错的音响里现在响起的是萨克斯风,一样抒情和梦幻。三两人一桌,窃窃私语。如果没有下雨,可以斜坐在路边的靠椅上,享受一次异域的瞬息。那是我离开都市最远也是最长的一次,它既让我灵魂受到了洗礼也让我饱受了孤寂。每件事情总有它的两面性,这就是一把双刃剑,无论这样高举也不敢下手,有时受伤的通常是自己。在高举的同时明白了事情的结果,于是,我们愿意游刃在两封之间,这就是人性的圆滑。

人性的圆滑同时也被带到了看似虚拟的网络。

和雯不期而遇也是在那次“消失”之后的一个夜晚,地点依旧是相隔遥远但触手可及的两个城市之间不太费事的网络之上。雯非常关心我这段时间的行踪,我无比轻松地向她介绍起那些不不太好受的事情,当然我尽量选择一些优美的辞藻,使得这次交谈变成了一次时间不算太长的农家之旅。其实,每个都会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会根据自身情况有各式各样的感受。雯在知道我一切如旧后,居然对我说了一句:我想你,同时也希望你顺利。我其实开始在脑海里幻想,当她在网络上无法寻觅我一点踪迹是那种焦急的样子。但我还是发出了一个笑脸,表示自己已经接受同时非常开心。也正是那次,我们视频了。没有说话,我电脑上的雯就是一张非常普通的脸,但看不出是孩子在读“大一”的母亲,头发是那种长长的波浪,齐肩。我用聊天工具上的功能捕捉了一个镜头,这也是我在电脑唯一保留的有关雯的信息。请原谅我这样做,其实,很多人都会这样。只是他们永远也不会承认罢了,当我在下班之余的空闲时间里仔细观察雯的照片时才发现那有些顽皮的嘴角和略带忧郁的眼镜是那样的完美。雯的确是个耐看的女子。有时会刻骨铭心,就像现在的我在聆听萨克斯吹出的幽婉时脑海里滚动播出雯照片时一样,不经意间就这样被保存了。(网络爱情故事 故事情 星际赌场)

我又用汤匙在咖啡杯里搅动了几下,就像加入了牛奶和糖一样。我喝咖啡的历史不长,但一直以来不加任何辅助的东西。我喜欢咖啡本位的味道,估计这和我的性格有关。我放下汤匙时顺便看了看手机,在这个时候它却显得如此安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手机坏了,以至于用它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妻子还没有下班,是上来过节的母亲接的。我告诉母亲因为有事可能要晚些回家,如果到了饭点你们就先吃,不用等我。我这才确信手机没有故障,有故障的是我。我将这个电话界定为“婚外情”开始的一个序曲,同时这样的从网络上联系起来的“网恋”和“婚外情”让我不安和亢奋。正当我沉浸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时,我遇见了一个熟人。

马总是一个在行业里看来十分优秀的建筑承包商。他的名字我一时想不起来,在这个领域现在的“总”和“工”太多了。凡是能独立承揽业务的均可以称之为“总”,凡是在这个行业不需要动手的均可以称之为“工”,这和以前完全不一样。记得我刚参加工作,在这块饱含人间百态的行业中奋斗时,想成为“总”是一件遥遥无期的梦。那些已经是“工”的简直就是偶像级的人物,令人羡慕不已。兴许是现在的科技更加发达,以至于那个一直被人尊重的“师傅”的称呼基本无法找到踪影,就像无法融入在当今文学里的古体诗词,着实让人感到有点“拖后腿”的感觉。马总的确非常优秀,他有些怀疑的眼神很快被收敛起来,看得出他对我一个人在咖啡厅里的猜疑,尽管他身旁就有一位年龄不大的时髦女子。马总笑笑说你慢慢享受,自己便去淡“业务”去了。当我走时才发现马总已经给我接了帐,看来那种优秀并不是空穴来风。我和马总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当我知道他才是雯这次来这里的主要目标时,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做世界太小。这是后话。

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一定要离开咖啡厅。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