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伤感故事 > 别说我的爱你无所谓

别说我的爱你无所谓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8-06-17 08:00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在这样的夜晚,听着忧伤的音乐,在怀念那段不再属于我的感情。我的心中依旧在疼痛,是因为我无法忘记曾经和我相爱过那个女孩婷。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再爱我了,但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还是深深在爱着她。在这些日子中,我多少次对她呼唤,回来吧,我依然爱你,可是这些语气却显得这么无力。

  想起当初,婷告诉我,她喜欢我,并且希望可以做我的女朋友。我面对婷突来的表白,我真的不知所措。在我心中有这样的信仰,一旦我们相爱了,不管彼此命运如何,道路如何坎坷,我将终身不再爱上第二个女人。因此,我不敢轻易接受婷的那份爱。但是在我灵魂深处告诉我,其实我也爱上婷。就这样,我接受婷的追求。

  当我意识到婷是我的女朋友那刻起,我就觉得应该好好去爱她。在我和婷相爱的日子,我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埋藏着幸福的种子,同时也相信我和婷比一般人更为成熟和健全,也比一般人更懂得生命的意义和幸福的价值。那些日子里,我习惯与婷分享两个人的点点滴滴,包括快乐,包括忧郁,包括疼痛,那些成长岁月中散落在人群中的荒凉的心事。

  我以为这一切成为一种永恒的美,不断在创造爱情的神话。2005年1月14日,婷向我提出分手,她说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听这些话,整个心都酸了。也许我太爱她,也就答应她分手。可是我在第二天就知道答应和婷分手是我最大错误,于是我反悔自己的决定,希望婷不要和我分手。可是我怎么说都没有用,婷还是坚决要和我分手。

  我和婷在两个不同的城市求学,婷在湛江,而我在珠海,什么事情都是在电话上解决。在分手之后日子,我和婷在电话经常吵架,动不动就是挂了电话或者不出声。每次被婷的话一激,我的胸口就会痛,甚至还会出现呼吸困难。特别是在1月21日晚,婷说她就是喜欢喜新厌旧。她还说,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叫我快点死了这条心。想起当时她对我说过,不管如何,我们都会在一起。那晚,我一夜无眠。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泪水在不断流,心很痛,就这样躺在床上直到天亮。

  作为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婷就这样离我而去,但是我如何做才能够将她挽留住。我真的希望婷能够知道,我是很在乎她的,我是真的没有她。2005年1月25日晚上11点40分,我在省站坐广州到湛江直达车开始离开车站。在车里,我依旧想着婷,多么想回到湛江见到婷,让我牵着她的手直到一起变老。因为自从婷在我生命里那天开始,我已经决定一生一世只爱着婷,直到我终身不再爱第二个女人。也许有很多人说我太固执,但这是我对感情一种信仰。26日早上3点45分,直达车离高速公路官渡出口仅有15公里。外面是非常黑,直达车依旧时速120,但是我非常清楚这里离龙头镇不远。婷家在龙头,所以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早上4点40分,我在湛江霞山汽车南站下车了。我就这样一个人在车站,突然对婷的想念变得如此强烈。我记得婷说过,我回来的时候,她会到车站接我。但是我却一个人在车站,在耐心等待天亮,同时也等待与婷见面。

  2005年2月16日早上9点40分,婷给我电话,说从龙头坐车过来找我,叫我到湛江海田车站等她。当时,我就在霞山分站坐车去海田车站。当我到海田车站时,我的手机出现问题,无法接听电话以及发短信息。当时,我很着急,因为婷没有手机。我在手机设定来电转接,想把电话转接我好友的手机中,可是手机显示屏中多次告知我没有成功。同时,我也在车站留意人群中是否出现婷,更加渴望遇到我的朋友,能够借手机用一下。就这样,我在海田车站等到中午12点多,还是没有等到她。于是,我离开海田车站去借手机,同时也在QQ上给她留言。我跑了好几个地方,并且还忍耐别人的眼色,才好不容易借到。在下午1点30分的时候,我借到手机了。我一边等待着婷给我打电话,一边想一切方法在寻找她。我给她家人打了电话,了解她可能去向之后。我就在拼命在寻找她,同时用哲学思考方式在判断婷所在位置。

  在这个时候,婷给我打来电话,但是她却对我说不想见我。我知道她一定是有误会,于是我同她解释。婷却断电话线,我给她打回去,对方接电话的说她已经走了。当对方告诉我,那个电话是在国贸购书中心时,我就赶紧跑过去。不过我没有找到婷,心是非常着急,最后我选择到海田车站等她。为了保证这次能够等到婷,我在海田车站龙头普通班车检票18号卡位等待着。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但是有一种信念让我一定要等下去。当时,我还没有吃中午饭,就拿起随身带的饼干来吃。

  上帝还是没有让我失望,只是婷再次让我心痛。下午4点10分左右的时候,我遇到婷,但是婷却说她要赶着回家,就这样上车,没有和我说什么。婷坐的那辆车已经离开车站,奔跑在325国道上,而我却依旧在候车室里流泪着。

  2005年2月19日上午10点45分,我坐湛江开往珠海直达车离开海田车站。在车里,我依旧在想着婷,何时能够让我再次见到婷,再次让我牵着她的手啊。在我心中却不断浮现出珠海那条情侣路的情景,多么渴望上帝让我牵着婷在珠海那条闻名国际的情侣路上散步,即使瞬间,也会像流星雨那样美丽。

  2005年2月20日,婷在虚拟空间里再次伤害我。她说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我只不过是某个人替代品。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她的心里话,但却知道这句话深深在伤害我。在痛苦与理智的边缘,我对自己说,学会宽容她吧。也许爱一个人应该是没有条件,因此婷在感情上即使是已经背叛我,但我还会去爱她。我觉得既然当初选择去爱婷的话,那么就应该风雨无阻去爱她。爱她就要超越功利去爱她,不计较机会成本去爱她,这一切只因为心中道德律决定。

  也许今后的路会很长,但是我相信有一天会感动她。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