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8-03-22 08:00 点击: 次
    “你相信有前世吗?”
    于佑和面前的这个男子抬起眼,那样期待而紧张的望着他,好象面对怕破碎又即将摔落地上的玻璃瓶那般小心翼翼。
    “不知道。”于佑和皱起眉,从来没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何况是一个陌生人。前世?那不是神异的东西吗?
    呼吸凝滞了一下,男子垂头笑了笑,“就知道一般人都不会相信。”并不意外的失望后,他抬起头,嘴唇在牙齿下咬了半天,终于开口讲述:“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很荒唐,可我认得你,在见到你之前就认识你。”
    一个好漫长的故事从他口中娓娓道来,漫长的如同八点档的电视剧,他试图说明两个生活在遥远年代的人,他们相遇,成为知己,却最终一个背叛了另一个。狠狠的追杀,曲折的逃离,走了一路的矛盾挣扎后,却没有以任何一个的死亡做结局。因为,经历多少也无法磨灭,他们爱着对方。
    咖啡馆的音乐是吞吐悠扬的萨克斯声,腻白色的方糖在冒着热气的咖啡汁液里漂浮转动,最终化成了减退深褐色的一抹浅白。
    于佑和苦笑起来,自己为什么非要在这里听他讲一个莫名其妙的前世?只凭他跟了自己几天?只凭他听似真诚的邀请?自己也有些惊讶,好像点头同意是在不久前看到男子站在写字楼门口的顶棚下,回头看着自己微笑,那一刻有什么东西顶破沉积的泥土,在心里发出了个嫩芽。毫无疑问,这个人身上有什么打动了自己,虽然他也说不清那是什么,却明白的知道那东西足以让他放纵自己,在这个下午和男子来到咖啡馆,听他说他要说的话。可继续听下去,去相信他的前世,却是另外一回事。
    男子说完了那个故事,最后的重点是,他和他是那个故事的主角,也许是前世,也许是前世的前世。
    于佑和把背靠在椅背上,指尖拈着金色的小匙在杯子内滑动,他不明白这个故事对他有什么意义?前世?一个记忆中没有的前世还不如今生的一个片断来的深刻。
    他问:“你怎么知道这个故事?”
    男子抿嘴说:“我梦见的,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梦见,他们说这是因为前世的意念没有灭,所以今生仍然无法忘记。”
    于佑和沉思了一刻说:“那就是说,你的前世无法忘记我的前世?”
    男子点点头:“对,应该是这个意思。”
    于佑和笑笑的吐了口气,他沉眉说:“可我的记忆里没有你,梦里也没有。这意味着什么?要不你找错了人,要不就是我的前世根本忘记了你的前世。”
    对面的眼神黯淡了,他声音低低的说:“不会错,是你,我有感觉。可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难道你的前世心死了,选择了遗忘?”
    于佑和郑重的点点头说:“真的没有一点记忆,我想你猜得没错吧,他心死了。本来人世所说的轮回就是世世相忘,何必还要用前世来掌控今生?”
    男子叹气:“也许是不该,可还是存在,至少我没忘记。”
    气压变得低沉,空气中的咖啡香气飘久了,淡得像初秋的清晨荡漾在野地里的冷空气。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沉默良久,于佑和站起身,告辞道:“我该走了,你可以再去寻找一下,很可能不是我。”
    “不,是你。”男子再一次的肯定着,他也站起来,一双大眼睛毫不掩饰的直视着于佑和。非常漂亮的眼睛,是透明的琥珀色,旋着幽暗的光线,很轻易的把人的眼光吸引进去,跌入他深黑的眼仁里。
    于佑和和他的眼光对视了几秒钟,有点窒息的切断那联系。他转过身,大步的走过餐桌间的通道,推开水纹的玻璃门,直到阳光照在他脸上,才深深舒了口气。
    背后却有人追了上来,是那个男人,他手里捧着个黑色皮面的画本,有点紧张地说:“我叫夏松荫,我知道你不相信,可请一定接受它,它只属于你…”
    不等于佑和反应,画本已经塞到他手中,似乎是怕他拒绝,男子很快的走开,他转身对他摇手道别,很感伤却又装作潇洒的笑着。
    看着男子的背影没入人群,直到彻底消失,于佑和才回到现实里,他望着手上的画本,刚想翻开却最终还是没动手。何必去触碰?不论是不该有的前世,还是偶尔有迷惑的今生。有些东西不要去开始,才没有结束。
    那道光好刺眼,亮闪闪的耀在对面人的头顶上,等他的眼睛从麻木中适应过来,对上了一双热情闪亮的眼。
    “你就这么信任我,把我当兄弟?”清亮的声音,竟是从他的喉咙里发出。
    “我没有把你当兄弟。”语气稍顿后,一个融化冰雪的笑绽放开来,对面的人郑重地伸出手道:“我把你当知音。”
    他恍惚了一刻,便看见自己也伸出手,和那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温暖而宽厚的触感从那个人的掌心传递到他的掌心,几乎遮盖了一切企图和欲望。巨大的迷惑感后,他也笑了,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忘记这感觉,忘记它,你是来杀他的,这使命没法改变,你永远没有头可以回。”
    心压的沉沉的,挥不去的是一片混沌。当画面清晰,他又站在了一个山岗上,面前是被割断的吊桥,在风中吱呀呀的晃着。“被他逃脱了。”心里明白这个事实后,他莫名的愤怒,莫名的恨,是的,的确是自己背叛了他,可就让我杀死你吧,一干二脆的走杀手和被杀者的老路,不然我真怕这个故事会没有结局,或者是个我都无法预料的结局。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山对面传来,那声音的主人受了伤,中了毒,中气早已不足,
    话语却仍旧震动人心。
    “顾惜朝,我视你为知己,你却背叛友情,杀我兄弟,我不杀你,老天爷不答应!我从不发誓,因为我一定会做到!我要杀你的话,就一定要杀你!”
    原来自己叫顾惜朝,铁青了脸,他笑着咬牙道:“好,彼此彼此,言无二价!”
    对面的人离去了,山崖上冰冷的风吹透了他的衣衫,他突然感觉到彻骨的孤独,从头凉到了心里。
    意识在梦魇中打着转儿,如同飘忽的浮萍,他的魂魄又不知道沉浮了几番,停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殿宇前。戚少商就站在他对面,手里拿着一柄宽刃的剑,剑尖对着他,怒目而视。
    他低头看自己,手中也有一柄剑,寒光闪闪,那上面还有血,很新鲜的血。
    没有任何话语,剑锋劈了过来,他拿剑挡上去,清脆的撞击声后,虎口被震的微微的疼痛。一剑,二剑,三剑…每一下都惊天动地般,让他除了撕杀再也想不到别的,这恐怕就是最后的决斗了吧。
    地砖在破碎,粉末飞溅,当最后一剑劈到头顶的时候,他手中剑格了过去,却簌的断裂开来,片片银色的碎片冲入空气中,噼里啪啦的散落了一地。
    鲜血从口中喷射而出,他闭上了眼,等待着生命的尽头,可那剑却顿住了,生生的顿住。
    抬起惊讶而迷糊的眼睛,他盯着对面的戚少商,那人正因努力收剑而大口的喘息。戚少商也盯着他,有怒有恨更有着不知名的复杂情感。
    他以为戚少商要说什么,可他只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不杀你,你不配我杀。”
    四肢软软无力的坠下,一种浸透全身,无力突破抵抗的膜网罩住了他,无边的黑暗压过来,比天塌地陷还沉重…
    于佑和从梦中惊醒,有那么一刻,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还沉在麻木中的脑袋茫茫一片,心在剧烈的跳动,满身的冷汗浸湿了睡袍。
    刚才那是梦,为什么这么真实?甚至被剑锋包围的窒息感还余留心头。梦中的人真的是自己吗?而那个戚少商,虽然长发,有着成熟男人的沧桑,但他的五官,长相分明就是白天见到的夏松荫。
    于佑和把十指插入头发里,他的头烫的厉害,心也乱的厉害。平静了一会儿,脑海里突然想到那本画册,立刻跳下床把它从一堆杂志中拎出来。
    翻开封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卷发长袍的男子,他侧着头,昂着下颌,淡淡地微笑。那个男子的长相,分明就是自己。
    一张一张的翻下去,整本都是他,梦里的顾惜朝,偶尔也有戚少商,和画本的主人长的一样大侠。
    于佑和手软的关闭了画本,他看出来了,这些画不是现在画的,从纸张的陈旧程度,他看的出。那么夏松荫说的是真的?他早就梦见过自己,就和今天自己的梦一样。
    画册缓缓地从于佑和手中跌落,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立在这个世界中,是以前世还是今生?是顾惜朝还是于佑和?前世本该被彻彻底底忘记的,不是吗?
    站在地铁的站台上,于佑和抬起头,恰好对上另一双抬起的眼。他?难道真是前世的宿命,居然在这里又遇到了他?
    “你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夏松荫很惊喜地看着于佑和。
    于佑和涩涩的笑,“是啊。”
    “你看了那本画册吗?”他问。
    于佑和点点头,他又想起了那个梦和画册上的图像,心底里涌出不舒服感,是对那种未知,灵异的事情油然而生的恐惧。
    夏松荫正很期盼的看着他会有什么表情,可看到的却是于佑和有点走神,暗淡的目光。
    深吸了一口气,于佑和干脆坦白的说了出来:“见过你后,我也梦到了那个故事…可能我们真的有前生…但那是前世不是吗?它代替不了今生,如果每世都要走同样的老路,那人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说的对。”夏松荫在听到他梦见时眼睛亮了,听到他后面的话又逐渐平静了下来,他从黑色的背包里拿出一本新的画本,递到于佑和手中。
    于佑和先是不解,继而翻开这本新画本,一页、二页、三页、四页…,再也没有那个卷发长袍的男子,也没有那个沧桑而英俊的大侠,满画册只有他,剪着短短头发的他,皱眉看着咖啡杯的他,微笑的他,走神的他…。
    夏松荫低头看着画册说:“一开始我只是想找到梦里的前世,并没确定自己找到后要做什么,可看到你以后,这些变得不同了。我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不是为了前世,而是今生。”
    于佑和惊诧得望着他,感觉像一只被钉在板上的蝴蝶,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蔓延到骨骼脊髓,全身开始冒汗地脱力。他静了半天,突然笑了,撑起眉毛看着夏松荫说:“可我不是gay。”
    夏松荫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也不是。”
    “嗯,那就尝试一下,为了今生。”微笑从于佑和脸上传递到夏松荫脸上,他们开始张望着对方,很大胆却又小心翼翼,很正经却又很俏皮。
    在交错的目光中,于佑和感觉到夏松荫的手伸了过来,那手迟疑了半天,轻轻的握住了自己的手。脸有些发烧,他想两人男人这样握着手,没多久就会被旁边的人注目,可那真得很要紧吗?他们不但有前世,还有今生啊。
    于佑和最终没有抽回手,在车来车往的站台上,他们手牵手,让随车飞啸而过的风扑起他们的衣衫,舞起旋儿,带着鼓动的声音飘向了远方。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