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分裂 角落

分裂 角落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8-03-21 08:00 点击: 次
    身边的人都觉得我有精神分裂,或许只是轻微的。我没否认。
    他们看我的眼神是异样的,我感觉得到。跟我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触怒了我;背地里指手画脚地议论纷纷,却从来不敢正视我的眼睛。
    一个疯女人,他们总是这样称呼我。
    而我早已习惯。
    因为祖上积德家境富有,我从来不用为生计而忙碌。一个人揣着一张信用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拥有两间小小的吧。一间书吧,一间酒吧。
    书吧没有名字,酒吧叫blue。
    除此之外,在我的床垫底下还压着张薄薄的硕士文凭。我想,没有多少人会知道。
    不然他们不会如此笃定地来诊断我的病情。
    来我这里看书的都是些很安静的人,不吵不闹,默默地靠在沙发上享受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
    他们对我的病情不感兴趣,从来只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只不过是个不擅言语素面朝天的女人,不说还以为是来这里阅读的分子,默默无闻杵在书吧的一个角落。
    他们来借书的时候,我点点头,微微一笑。
    还书时亦是如此。
    一来二往,从来都没有半点喧哗。
    识破我的不是我书吧的客人,是blue的。
    一个男人,blue的常客。那天他和女友经过我的书吧,看见我的时候他的瞳孔突然放大    几乎要昏厥。
    然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你,你是不是有个姐姐?
    我莞尔一笑,把书递给他的女友,没搭理他。
    从此以后,关于我的精神分裂之说,便越演越烈。
    一异乡女子,白天温文尔雅地在书吧对着客人微笑,到了晚上便化身神秘女子出现在拐角处的酒吧,神情诡异。
    曾有人在路上认出她来,她却面无表情眼神空洞。似在梦游。
    天亮之后她再度恢复温柔常态,一袭白衣飘落在书吧角落。
    对于昨夜之事她神情无辜,笑而不答。
    有人怀疑她是哑巴。
    有人却口口声声地宣称她在酒吧里说过话。
    对于这所有的传闻,我没掩饰些什么,也没有多作狡辩。我知道什么都封不住他们的口,便随他们说去吧。于我而言没多大所谓。
    我喜欢在blue里弹钢琴。把冰镇啤酒放在琴盖上,曲尽就喝上一口。一杯饮尽,自然有人会为我添。
    琴键上十指纤纤,指端之处十只流金闪烁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我化上很浓的妆,墨黑的眼影把我的眼眶团团包围,再抹上浓艳的唇彩。面无表情地在钢琴前面挥洒自如,有时候是爵士,有时候是blue。
    午夜十二点过后,我离开黑色钢琴走进人群。
  来blue的客人都知道我有一样特殊本领,会帮人算命。
    blue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每次听完我弹钢琴他都会很用力地为我鼓掌。一下一下,坚持不懈地。
    我问他你喜欢听我弹琴吗?
    他说喜欢。
    我说你总喜欢为别人鼓掌吗?
    他说,我知道你会喜欢,因为你需要。
    我问他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他说你需要肯定,还有,鼓励。
    我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这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几乎每晚都来,于是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皓。
    他从来不要求我为他算命,当我帮别的客人算命的时候,他就坐在一旁饶有兴致地听。然后不经意地看我一眼,满是肯定的目光。
    看来他来这里的目的并不单纯。
    我知道,只是没有戳穿。
    因为,我在书吧里见过他。
    blue和书吧的客人从来不会重复的,自从有人自称见过我空洞无光的双眼之后,就再也没有胆量在两处间徘徊。
    这不仅让他们感觉诧异,更让他们毛骨悚然。
    而我却在书吧里见到了皓。
    那天他推门进来,穿着一件浅色的格子棉质衬衫,松松垮垮的米色休闲裤,乱糟糟的没有打理过的头发。
    我对他点点头,示意问他想要借什么书。
    他没怎么看我,用手随便一指,拿了本书便蜷缩在窝陷形沙发里。连续三个小时,几乎没有转换过姿势。
    而后,他把书交还给我并附上钞票,说了声“谢谢”便离开。
    那分明是皓,我认得他眼角那点小小的痣。
    皓,你平时都爱做些什么?我递上他要的tequila,替他点上一只烟,翩然坐在他的身旁。
    你呢?他反问。
    我啊,我喜欢在家睡觉,弹钢琴。我回答。
    你是一只昼伏夜出的动物。他一边缓缓地吐出口中的烟,一边悠悠地说。你不喜欢太阳,因为害怕别人讲你看得太清楚。你想利用夜色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用浓妆来填补自己背心的不安。
    我眯着熏得墨黑的眼睛看着他。你是心理医生?
    他对我笑笑。你很聪明。他停了停。聪明的女人都比较寂寞。
    在皓身上,我的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朝我越走越近,越来越清晰,扑面而来。
    七年前,我认识了柯子。
    他是我的第一位顾客。
    认识柯子的时候他很年轻,刚过十八岁。
    第一次见到柯子,他喝得烂醉,倒在我怀里呜呜地哭泣,让我手足无措。我很快就看清怀里拥着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
    柯子告诉我,他失恋了。他的女朋友抛弃了他和他最好的朋友走了,他在同一时间失去了爱情和友情。他活像一只愤怒的小兽,双眼通红。他说为什么他们都要欺骗他,抛弃他,就和他父母当年丢下他一走了之一样。他不甘心,不甘心忍受着命运的摆布。
    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说没事的。
    他迷惑地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渐渐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柯子醒来的时候,我们便成了朋友。
    与柯子相识的第二年,柯子再一次承受不住打击,服毒自尽。
    被发现的时候是傍晚,他的外婆唤他吃饭,却发现他和衣躺在浴缸里,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束百合。
    老人家吓得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一个月后便随柯子撒手人间。
    本来这间屋子就只住着孤零零的祖孙俩,一下子屋子全空了。
    只剩下一束孤零零的百合。
    众人唏嘘。
    我凄然离去。
    这就是关于柯子故事,和你想得一样吗?
    blue里只剩下我和皓两个人,围着一支小小的蜡烛,晃着一杯晶莹的红酒。
    皓轻轻地泯了一口说你不应该责怪自己的。
    我笑了,我说我没责怪自己什么,只是不想走回一条老路。
    你没责怪自己?他看了看四周。那你到blue干什么?
    我仰起头。blue是我的!
    他摇摇头。blue是属于过去的。
    柯子的歌唱得很好,于是我让他来我的blue做歌手。他很乐意。
    我会专挑一些他喜欢的歌弹,爵士,blue,还有一些伤感的情歌。我的琴声和他的歌声是天作之合,融会在一块儿令人如痴如醉。
    我便那么看着柯子一天一天从阴霾中走出来,一张没有血色的帅气的脸庞,渐渐红润起来。在他的歌声中,又开始漂浮着爱情的气味。
    我知道,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我也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多么失败的人。
    皓,你爱看书吗?我问。
    不,我看书会头疼。他回答。
    我隐约感觉到了些什么,不想承认,只因不忍看到悲剧再度发生。
    我发过誓我不会再走那一条路的,无论如何我也不想再用自己和别人作赌注。那一张证书,被我压在了床垫底下,连拿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三年前我毕业的那一天,当我面对我所要面对的一切的那一天,我突然感觉崩溃。
    我没办法原谅自己,没办法忘却那一段过去,没办法挥去记忆中那一张年轻的脸。
    于是我开始逃离,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躲在一个没有人认得我的地方,远离阳光。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开始缅怀过去,并默默祈祷。
    每一个音符,每一次脚踏,都是一滴眼泪。
    又浓又烈,狠狠地滴落在内心深处,继而再狠狠地绽放。
    从皓看着我温柔的眼神之中,我感受到一种令我恐惧的光芒。
    最后一天晚上待在blue的时候,我朝皓递过去一本书说喏,你的,你白天忘了拿。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什么呀,你知道我害怕书了。
    我整个人猛地一震,犹如掉进深渊一般。
    原来,我没有猜错。
    皓温柔的眼睛里,隐藏着一种我所熟悉的空洞。
    第二天,书吧和blue同时结业。众人眼中的疯女人也一同消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皓。
    搬家的时候,我把压在床垫底下多年的证书拿了出来,在阳光下展开。
    很多年以前,我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我的病人爱上了我,然后旧病复发厌倦红尘。
    这是我的错。
    移情是大忌,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
    从此我无法面对这样一个失败的自己。
    即使我拥有一张心理学硕士学位的证书。
    但凡有意识地去伪装和隐瞒,这都不算是精神分裂。
    门外人不知道,可我心里很清楚。
    而我却不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
    无心,无力。别人眼中的自己对于我来说不太重要。
    我需要绝对的安静,以此来慰藉自己一颗内疚的心;我亦需要夜色的掩护,帮助我寻找一段过去的记忆。
    其实,我的书吧本来是有名字的,叫做“百合书吧”。因为我喜欢百合,上上下下都铺满了纯洁的颜色。
    而blue本不叫做blue的,而叫做“哭吧”。一间以心理为主题的小酒吧。
    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