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背面

背面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9-04-26 08:00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A

  爱就是坟茔里的白骨,它生来具有恐怖的表象,若你有勇气掘开泥土,敲碎骨骼,它才会释放出灿烂的磷光。我是个本质懦弱的女人,我的爱只能深埋于地下,生疏得连我自己也忘记了它的存在。

  孩子已经19岁了,她从未感到过我给予的爱。我的冷漠让自己迷失,更让别人迷惘,在她面前我变得越来越渺小,甚至比不上她亲昵的一只狗。

  她爱她的父亲,深深地爱着,无法掩饰。

  我爱我的丈夫,苦苦地爱着,无能为力。

  岁月将我的青春风化,睁开眼一切都灰飞烟灭。我知道我已经粗糙得不能见人,包括我的家人。丈夫每天扑在工作上,无暇来顾及我,他把唯一空暇挤给了女儿,让我独自寂寞。开始我只是有些羡慕,常在女儿面前说你真幸福之类的话,后来当我知道自己变成他们眼里臃肿的负担时,就成了嫉妒。

  我每天计算着和女儿的对话,决不超过十句,一日三餐供她吃饱,其他的事一概不管。我知道她的父亲会为她安排好一切……

  当一个人失去了精神支柱,整个人都会崩溃,我也一样,丈夫的去世后,我整天对着他的照片发呆,有时哭有时笑有时自言自语有时大喊大叫。相对来说女儿比我坚强很多,她还是参加了中考,而我却辞职了,之后二人就靠丈夫的保险金和生前留下的积存过日子。女儿考上一所职校,这在我意料中。

  女儿的学校收费很贵,一年花在她身上的钱就要一万五,三年下来近五万元之多,当然不包括饭费、水费、电费、房租费、电话费、煤费……对于这一笔庞大的开支我只说过一句话,家里的钱不多了。然后她就走了,去哪里我不得而知,我有些不知所措。

  下午学校来人说她主动退学,让家长签字。看到那人迫不及待的样子,我知道女儿在学校里一定属于那种坏学生,那种随时都会有可能被开除的学生,主动退学对于校方便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情,我没有让他失望,爽快地签下了。临走时他面带满足的微笑,像我请他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似的。可笑的是他还不停地说谢谢,这说明女儿在学校里所作所为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晚上我独自躺在床上,四周空荡荡,唯有挂钟不停晃动着钟摆,滴答滴答……我想到女儿与丈夫在一起的日子,每天女儿放学后就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直到听见他父亲的开门声响时才会奔出来迎接,抱着他的父亲重重地亲一口,随后帮他拿包拿拖鞋,再来就是缠着他讲述自己每天在学校里的生活趣事,特别在饭桌上,通常一顿饭要吃上半个多钟头,女儿不停地讲,丈夫认真地听,不时还点点头插上几句话。我只有坐在旁边微笑着,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样子,心里如现在这间房子一样空荡。

  吃完饭我忙着收碗洗衣服,丈夫就坐在电视机前面抽烟看新闻,女儿则卧在他身边说着老师让他们每天都看新闻并把重要的记下来此类的话。我一直不相信,丈夫却深信这对孩子很帮助,或许他是对的。但新闻过后,电视便成了女儿的独有物,摇控器整天形影不离的跟着她,而丈夫就会对着当天的《新闻晚报》仔细翻看。到了9:00,女儿会很守时的去她的小房间睡觉,我对她的这种做法一直很赞同。怎么今天想起来却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呢?通常初中生的作业会很多,女儿怎么会只有在回家那2个小时就能把作业写完呢?难以理解,我有些困,便不再想了。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电话,是婆婆打来的,一张口就把我痛骂一顿,说什么我已记不清了。大概就是我女儿投奔到她那里,说了些我的不是,让我接她回去并供她上学。我愣了许久,最后只说一句“她要是想回来说回来吧”,随后便听到话筒里发出嘟嘟地声音,我便不予理睬挂了电话就去厨房倒了杯牛奶,随后拿了几片干面包,坐在阳台上。

  今天的阳光纷外刺目,空气中迷漫着被烤热的灰尘味道,夹杂着楼下绿树呼吸时的气味。好久没有这般惬意了。如果在以前,我想他一定会从身后抱着我说老婆我也要享受,之后我大概会递上牛奶让他喝。丈夫是个可爱的人,十分幽默对我也很好,在当时我们的爱情真能算得上是种破格的事情,周围女孩都是通过媒婆介绍的,只有我一个人独自跑到上海,硬着给我拉回个老公,给她们羡慕死了,说我找到个上海男人,以后就不愁吃不愁穿了。

  当时的我真是个幸福小女人,不久结了婚的我就跟着丈夫在上海长居下来,每个月寄上几十块钱回去孝敬父母。小日子过得还算幸福美满,未等我找到工作就怀了孩子,这让公公婆婆乐得不得了,丈夫对我就更好了,无微不至的关心很是让我感动,使我对丈夫的爱更深了。我爱他,他也爱我,对我们相爱着,一直很好。牛奶被抖洒了,一片白色沾在我的粉色睡衣上,我才反应过来,觉得嘴边有液体粘着,便随手擦了一下,没想到竟也在袖子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痕迹。

  我决定下楼去逛一圈,难得有这样一个好天气,心情也因此畅快了许多,打开衣柜,随意拎出一件春装披在身上,咖啡色的让我很喜欢,出门时我特意选了双平跟黑皮鞋,觉得这样走起路来会更方便。带上钥匙关好门下楼之后,才发现自己竟没了方向,原本熟悉的小区道路突然变得陌生了。面前有三条岔道,不知哪条可以通到外面,我有些无所适从。转念一想,反正只是出来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的,往哪走都无所谓,于是我一直向前走,阳光下我的影子被拉得细长细长。

  忽然撞到了一个人,我猛地抬头,是女儿。她穿着一件格子衬衫,黑灰色的很宽大,我知道这一件是他父亲的,她穿显然不合身。我没有责怪她的不告而别,拍拍她的脑袋对她说以后你爸的衣服少穿,走,回家去。女儿没支声,我就一把拽住她往回走,她没反抗,这让我很意外。

  小时候她可不是这样,从送她上幼儿园开始,思想工作要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好不容易说服了,往往睡了一觉又忘得一干二净,即便是在她的小包里塞满了巧克力和糖果,拖到幼儿园门口时她还是会赖在地上鬼哭狼嚎一番。开始一直是我接送她,每次都要打一顿然后还是塞到老师手里才罢休,后来换成丈夫就好多了,女儿每天出门笑嘻嘻地,再也不会哭了,这让我很安心。从这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牵过女儿,等她长大一些的时候,也很少带她出去。女儿的倔强是我给的,我是知道的。今天她却如此温顺地跟着我,心里自然开心,连吹在脸上的风都被太阳加热过暖洋洋的。

  上了楼,女儿急冲冲地拿钥匙开门,进了门她又冲进我的房间,好象是想找什么,我没搭理坐在沙发上,忽然电话铃在手边响起,女儿又从房间里冲出来,一把抓住电话拎起来。随即女儿一下子兴奋起来,不停地说好、谢谢之类的话后。

  她又进屋去了,不一会拖出一个旅行袋。“妈,我带你离开。”女儿认真地望着我,口气显得十分坚定,我愣住了,原来她是要把我带走,让我离开。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女儿想要独自占领这里的一切,把我这个做妈妈的一脚踢开,就像我以前想为她考试不及格就将她的书包丢了出去,然后把女儿赶出家门一样。现在老了终于知道什么叫罪有应得,我瞟了一眼女儿,淡淡地说了一句走就走吧。

  女儿在楼下拦了一辆计程车,不一会就到了一栋白色建筑前,后来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躺在了床上。屋子很小,四周围一片白色,安安静静地无声响。我抬头看天花板,头顶上日光灯散发出的白光从四面八方围攻我的双眼,渐渐地白光伸进眼球里将黑色履盖的严严实实。我觉得头昏,天旋地转的感觉让我害怕,我只知道这是女儿带我来的地方,天堂或地狱,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B

  母亲昏迷了一天,我不知道昨天当她叫救命时是怎么想的,当时我正在和医生讨论她的病情。

  4年前母亲就患上精神分裂症,当时我和父亲听到这个消息都吓了一跳,原来以为是中年人所谓的更年期到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父亲告诉我尽量少让母亲激动生气,为她营造一个幸福的家产气氛。我那时还小,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对于母亲我只会逃避,每天回到家里,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怕母亲一下子冲到我的房间,用菜刀架在我头上,由于胆怯,每每只有等父亲回来我才敢出去。

  父亲让我讲一些关于学校的事,使母亲能够了解外界发生的事,而且这样也可以制造家庭气氛,所以每天父亲回来我都会装出十分开心的样子,特别在饭桌上,我们都希望母亲能够说些什么,哪怕只有几个字。可是面对我们她总是微笑,惨白惨白的,吃完饭她又开始无休止的干活。

  我也只好与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父亲告诉我看节目一定要选择,那种吵闹的电视不要看,音乐也尽量少听,我总是拿着摇控器来回找一些自己适合看,又不影响母亲的电视,到最后还是觉得新闻比较合适。父亲则选择了看报纸,晚上9:00我是会准时进屋的,这时母亲的事也会做完,父亲总会递上一杯牛奶。听说母亲一直很爱喝鲜牛奶,只不过每杯牛奶里父亲都会放三粒安眠药,为了母亲也只能如此。等她睡着了,我才打开灯继续做功课看书或做别的事。

  其实母亲是有工作的,每天早晨6:00起床,11:00就会下班,基本上只是把超市当天进的蔬菜统计一下就可以回家了。所以她总是比我和父亲要早到家,母亲是个勤劳的人,一回家她就做事情,让我明白了什么叫一尘不染,也就是她整天不停地擦洗拖晒,使一个家的温暖一点一点淡去,就在这时候父亲突然因车祸离开了我们。

  母亲的病情一下子坏到了极点,整天睡到很晚,不吃不喝,这还是好的,有时候她会对着父亲的照片发呆,对着杯子会大哭,叠衣服会大笑。平时走路也会自言自语,为了照顾她,在初三最关键的时候我一直旷课,明知这是一种放弃,但在我看来是值得的,她需要我,我也需要她。不久母亲辞职了,这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上学要花费不少钱,而母亲的病也要花很多钱。

  无奈之下我去找奶奶商量,并且表明心迹希望照顾母亲,可奶奶并不同意因为母亲而放弃学业,而就在那天下午,学校来人说让我直接去一所职校,不必要参加中考,如果家长同意就签字,也不知道母亲当时怎么想的,也就毫不犹豫的签了。我在奶奶家里坐了一天,根本无心睡觉,第二天,奶奶就打电话给母亲说我住在她家里,告诉她会支助我上学,一切不必太担心,马上就会让我回去的,可听奶奶说母亲并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只是呆呆地说了句想回来就回来吧,这让我很费解。

  奶奶提醒我母亲的病是应该去医院治疗的时候了,我想了想就去了附近一家精神病医院联系,那里的医生技术和设备还是很不错的,于是我就准备接母亲来治病。我拦了一辆计程车,刚进小区就撞见母亲恍恍惚惚地向前走着,身上穿着我的衣服,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打开柜子去拿衣服,一般母亲的衣服都会放在一个红木箱里,她也很少去拿,但此时此刻这些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我拉关母亲回到家拿了些衣物就带她到了医院。
 
  “你母亲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医生有点犹豫。

  “那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有没有方法,有没有治好的可能性呢?”我死死盯着他,想找出他眼中一线希望。

  “这,可……不能够现在就下结论,这要看好本人的意识和你们家人的帮助才能起作用。”医生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下说道。

  “我会尽力的,希望医生……”我激动地说。

  “我也会的,我们都会尽力的。”医生安慰我。

  “谢谢,谢谢你医生。”我站起来紧握着他的手。

  “好了,快去看看你妈吧。”他拍拍我着,用肯定的眼神目送我走出办公室。

  母亲躺在病床上,静静地,我似乎可以听见她的心跳声。我在她身旁坐下,如此近的看母亲还是第一次。她脸瘦削不堪,白中带黄,深深地印子刻上面颊,无法掩饰。母亲留着卷卷地长发,因为躺着两边的头发向四周披散着,我才发现原来母亲染过头发。怪不得我从来没见过母亲有白头发,就连自己有时也会冒出二三根白发,而她却根根是黑,仿佛要证明自己还年轻,可她真的老了,甚至比所有女人老的都快。我只能心痛,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一天天被岁月摧残。

  我爱我父亲,我更爱我母亲,儿时的我任性无知,不懂母亲对我的爱,只知道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伤心,从上幼儿园起,我就与她反抗,我讨厌上幼儿园,因为会被束缚,不自由。可当时我并没有体会到母亲的悲伤。她的脾气倔强,是个急躁的人,很容易被一些事情触动而发脾气,而这些事几乎没有例外,都是我引起的。她担心我,只要她看不到我就会胡思乱想,怕我冷怕我热怕我吃不好怕我被人欺负,而另一方面她却因为我犯的一些小错误而打我,使我感到害怕,直到这种爱变成了一种负担,我开始厌恶她所谓的爱,孤立她,从不把心思告诉她,我相信那时母亲一定痛心极了。

  等我上了中学,渐渐懂事后,才意识到母亲对我的爱,不是溺爱,而是一种更深沉的东西。只可惜我知道的太晚,母亲已经变了,她的脾气怪了许多。有时为一点小事大吵大闹,有时却一声不响。好几次我都很想与母亲谈谈心,但到头来却让我们越走越远,似乎成了陌生人,也就在这时候,父亲告诉我母亲患了精神分裂症。我于是责怪自己,不停地懊悔,发誓要一辈子陪伴着母亲,之后就是父亲的去世,我坚强地生存着,因为我不曾违背自己的诺言,无论如何我都应该为爱付出,可是现在看来爱已经变得无济于事,就算我尽全力挽回,甚至付出生命也无法改变这一切的一切,所以我只能认命。

  下午的时候,母亲忽然醒了,医生让我先回避,以免引起她感情冲动,但后来待我再去看母亲时,她已经完全不认识我了。

  第二天,我收到了医生的诊断书。

  第三天,我带母亲回家。

  第四天,母亲打碎了三只碗,丢了冰箱里所有的东西,对着我直呼父亲的名字。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