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浪漫爱情故事 > 嘴巴掩盖了那片白

嘴巴掩盖了那片白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9-04-18 08:00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青涩岁月的唯一见证   
    纪念那段逝去的青春
           ---题记

   “阿欣,你靠阿林再近一点了,站这么远干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阿林的哥们在旁边调侃着
    阿欣是杭城的一个小镇初中的校花,成绩又特别的棒,当然追求她的男生也不少,阿林就是这其中的一员,但阿欣始终认为现在还太小,所以他拒绝了阿林好多次,尽管阿林也一样出色,但现在快要初中毕业了,阿欣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与阿林一起出现在一张图片内了,虽然她不是很愿意,但她还是和阿林站在了一起.
   “阿欣,我可以牵一下你的手吗,就一下”阿林小声的乞求着。“这....,这怎么行,好多同学看着”阿欣低下了头,红晕已悄悄爬上她的脸颊。“我...,我怎么了,我的眼前怎么一下子全黑了,难道我失明了,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了”不知道是谁抛出了这样无厘头的话,阿林的哥们很快便醒悟了,全都蒙着眼睛在那叫“我..,我也看不见了,难道我们中了失传江湖多年的了”不知道是谁又呕心了一下。“好吗?”阿林继续企求着,同时也感激地看了他的哥们一眼,“改天请你们吃饭”,阿林小声的说:“让他牵一下了,伟大的阿欣”阿林的哥们继续呕心着。“好吧,你快点”阿欣终于架不住阿林的热情,答应了他,但同时她的眼睛却在人群中寻找着,寻找那个她真正喜欢的人...
       
    空荡荡的教室里,一个很漂亮的男生在抽烟,他很漠然的看着窗外阳台上发生的一切,看到阳台上阿林终于牵起了阿欣的手的时候,他的心头升起一丝愤怒和醋意,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喜欢阿欣...“把x+y=3带入下一个方程............”在躁热的天气里,教室里肥肥的数学老师正在讲那些无聊的要死的数学题,阿锐打了一个哈欠,他又想睡觉了,突然他看到阿林正用一种很怪异的眼光看着阿欣,瞬间升起的醋意谋杀了他的理智,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径自走向阿林,走的时候还顺手拿起那本很厚的数学书,当阿锐觉得自己的手可以很准确的将书送到阿林头上的时候,他将书送了出去,一场闹剧就这样顺利的发生了.
    教室里顿时像炸开了锅一样,阿欣震惊的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然而她却无力阻止。“为什么打我?”阿林愤怒的吼道。“因为你很贱,还有因为我很想打你”阿锐不屑的回答,同时又将一记重拳送到了阿林的脸上。 阿林开始了反击,于是一场混战就这样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这场战争的结果很顺理成章,这也是中国教育制度下的潜规则,阿林不负任何责任,阿锐被记大过,并罚站在自己用毛笔写下的检讨书下两个小时,阿锐没有辩解什么,因为这确实是他的责任,在那个烈日炎炎的下午,欣在所以人惊讶的眼神中给阿锐送了一瓶水,然后对阿锐说“所有女生都不会喜欢打架的男生,我也一样”然后静静的离开。
    两个小时很快也很慢的过去了,阿锐回到班上,在他将脚跨进门里的下一秒,他发现阿林坐在他的桌上,阿锐没有了刚才的冲动,他很平静的走向自己的座位。“阿林,刚才的事都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现在请你让一下”阿锐皱了皱眉,显然他很不习惯这样说话,但想到刚才欣对自己说的话,他还是这样说了“哇,大帅哥,你怎么一下子边乌龟了,我好不习惯,请我我可以把你刚才的话认为是你在求我吗?”阿林开始有点过份了。“我知道你小子也喜欢阿欣,可你哪里配的上她,你除了是个小白脸,你还算个什么,你还是家里比我有钱,还是成绩比我好,你还是乖乖的过完这几天,然后滚回家修地球去吧”阿林的这一番话引起了班上那几个富家子弟的哄笑,阿锐尽管很想继续揍阿林一顿,但他还是忍住了。
   “阿林,对不起,请你让一下”阿锐不卑不亢的说。“还装呢,小子,刚才你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不牛了,你有种现在就对阿欣说你喜欢她,你要说了我就让,你敢不敢”阿林还是一脸的自大和狂妄。“阿锐,你说,你说我就答应你”阿欣的这几句话像一颗定时炸弹引爆了整个教室,同学门都被惊呆了,但教室又迅速恢复了平静,因为大家都想看看阿林会怎样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
   “你说啊,有种你说”阿林率先打破了沉默,尽管他有些气急败坏。“阿欣,你....”阿锐欲言又止。“阿锐,我是认真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你现在就说,我马上就答应你”阿欣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得到阿欣的鼓励后,阿锐镇定了许多,他想冷静一下,但现场的吵咂却让他无法安静,那些平时早就看不惯阿林的同学开始支持阿锐“阿锐,说,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支持你”班上的大活宝猴子甚至唱起了“阿锐你大胆的往前走” 阿锐清了清嗓子,教室顿时又安静了下来。“阿欣,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阿锐在众人的期盼中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几个字,同学们开始了欢呼继而又对阿欣说,“阿欣,答应他,快答应他”“阿锐,你知道吗,从进入这个班的第二天我就开始等你说这句话,直到今天你才对我说,我答应你”阿欣说完这句话的后,眼角开始有咸咸的液体滑落。 阿林气急败坏地离开了教室,阿锐和阿欣被同学们簇拥到了一起,他们都害羞的低下了头,继而又一起抬起了头,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一起笑了,笑的很甜.......
       
    很快,中考开始了,一出童话的结束,一出悲剧的开锣。 阿欣很理所当然的考取了市重点高中,而阿锐纵使用尽了全部力量也因为此前落下太多功课而只考了五百多分,离普通高中的录取分数线还差三十多分,阿锐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打电话给阿欣。“你考的很不错吧,我听同学们说了”阿锐沮丧的说。 “你呢,我听同学们说的考的不是太好,那你还继续上学吗?”阿欣尽管自己考的很好,但因为阿锐的原因心情也不是太好。“谁知道, 我还得问我妈呢,毕竟买分要不少钱呢”阿锐无奈的说。“要是有结果就马上通知我,反正不管怎样,我都不回变”阿欣坚定的说,“恩,我知道”阿锐叹了口气,挂了电话后阿锐重重的倒在了床上,他不知道妈妈会怎样看待这件事,很烦,阿锐把头蒙进了被子里,“妈,我....”阿锐不知道怎么说了,毕竟家里真的不是很富裕。“是不是考试没考好,没考上就跟你叔出去做木工吧”妈妈有些漫不经心。“妈妈,我是想说,我还想继续上学”阿锐急切的辩解道。“上学,那得要多少钱,你想过没有”妈妈有点不耐烦了。“我刚刚有给人家学校打电话,人家学校说以我这样的分数要交六千块钱赞助费”阿锐说完这话有点心虚,因为他知道六千块前对于妈妈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行,供你上初中就花了不少钱,再给你买分上高中那要花多少钱,那咱们家还过不过日子了”妈妈说完这话就收拾好碗筷进了厨房。阿锐有些失望,他想立即就给阿欣打电话,但他没有,因为他想睡觉前再跟妈妈谈一下,“妈,我是真的想再继续读高中”阿锐对正在洗脸的妈妈说,“好了,我都说过了,家里就这个样子,你爸爸去了这么多年,你又上到现在的学,你说家里哪还有钱供你上高中”妈妈看着儿子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她一个人操持这个家已经很不容易了。“恩,妈,我知道了,我过几天就跟叔去打工,你早点睡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阿锐突然想到了爸爸,爸爸是在九一年发大水的时候离开他们这个家的,那年阿锐刚刚五岁,阿锐偷偷抹了一下眼睛,随即出了门,关门的时候他听见了妈妈的哭声.
    阿锐一个人走在村里的小道上,他想起了好多跟阿欣在一起的时候发生的事,还有阿欣送给他的那张漫画,他的嘴角泛起了一阵笑意,不知不觉阿锐走到了离家没多远的奶奶家的门口,奶奶的房间还亮着灯,阿锐推开门走了进去,“奶奶,你还没睡呢啊”阿锐俏皮的走上前搂住了奶奶的肩,奶奶最疼他了,“恩,爷爷明天要去镇上开会,我给他把破军装补一补”爷爷是个老警察,退休了二十几年了,每次去镇上开什么党员会动员会的,他都要穿上他的那套旧军装。“爷爷总是这样,爷爷现在去哪里了”阿锐边说边把玩着那件旧军装的袖口, “爷爷被他李爷爷拉去喝酒了,还说晚上不回来了,就在里爷爷那睡了,还说他们老哥俩要畅谈到天亮呢”奶奶笑着说,李爷爷是爷爷的战友,当年他们俩一起打国民党又一起退伍回家当上了警察,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交情可深了。 “这老糊涂走的时候连安眠片也忘了带,看他晚上怎么睡觉,就真跟李爷爷畅谈到天亮吧”奶奶又好气又好笑的说。 爷爷二十几年前得了失眠这个坏毛病,每天晚上要吃半颗安眠片才能睡着。
    阿锐不禁对桌上那两瓶白色的安眠药产生了好奇,他过去拿了一颗放在手上然后又拿起来闻了闻,“你可不能吃,不失眠的人吃了要睡好几天才能醒呢”奶奶开玩笑的说。“我知道呢”阿锐头也不回的说。阿锐研究了一会安眠片还有翻了翻那本他不知道翻了多少遍的旧相册,上面有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年轻时候的照片,每次阿锐想爸爸的时候都会来这里看爸爸的照片,想到这里阿锐的鼻子又有点发酸,但他忍住了,因为他每次来这里看爸爸哭出来的时候,奶奶也会跟着他一起哭。 阿锐看看时间不早了,奶奶该睡觉了,当阿锐正想跟奶奶告别的时候,他的目光又被那些白白的小药丸吸引了,他不知道那些白色的药丸为什么对自己会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他决定带走一些,于是他趁奶奶不注意的时候倒出一把放在了口袋。“奶奶,不早了,我回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阿锐看着奶奶仍然在缝爷爷的那件旧军装。“好,快好了,你路上小心,昨天王婶家小英被张叔叔家的狗咬伤了,现在还在医院呢,你小心点”奶奶抬起头来慈祥的说。 “好,我知道了,我走了”阿锐关上门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阿锐又想起了阿欣,他想自己肯定没法上学了,于是他决定回家打电话告诉阿欣。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妈妈的房间里已听不见哭声了,阿锐想妈妈大概睡了吧,于是他蹑手蹑脚的进了自己房间,他脱下衣服钻进被窝后,马上拿起了电话,“阿欣,我肯定不会上学了”阿锐的声音有点低沉,“哦”阿欣应了一声便没有了声音,阿锐也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不知道现在该跟阿欣说点什么,“那你以后还会去我学校找我吗?”阿欣沉默了好久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我要跟我叔去外地打工,很久才会回来,但我只要回来,就一定去找你”阿锐向阿欣承诺着。
    接下来,阿欣又陷入了沉默,而阿锐也随着阿欣的沉默而沉默,“我等你”许久之后阿欣终于开口“你一定要去”阿欣又接着说“恩,我一定会去的,我....”阿锐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又什么也说不出口,“你还有事吗?”阿欣问道, “恩..... 没事了,你早点睡”说完这几句话,阿锐挂了电话,阿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哆嗦的点起了一根烟,这是他第一次在家里抽烟,以前他总要跑到屋后边的抽的。
    不知道为什么,阿欣的影子在阿锐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摇晃,阿锐的脑海中充拆着和阿欣在一起时的种种,突然他想到好多年后,阿欣成为了白领,住在城市里,做着很高尚的职业,过着时尚舒适的生活,而自己却要一辈子将身子埋藏于黄土地中,用血和汗换取那一点活命的大米,幼稚的阿锐愚蠢的以为只有读书才能过上理想中的生活,于是强烈的自卑使阿锐开始哭泣,再想想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跟阿欣生活在一起,阿锐开始抽搐,但他不敢将声音放大,因为他怕超醒妈妈,善良而伟大的妈妈。
    许久之后,阿锐停止了抽搐,一个荒唐至极的想法蔓延于阿锐的全身,幼稚的他以为死可以一了百了,会摆脱所有的痛楚,但他不知道他的死会给活着的人带了更大的痛楚,倔强的阿锐下了床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几十颗安眠片,凝望它的时候,阿锐想自己是不是该去看看妈妈和奶奶,但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他怕他会舍不得妈妈和奶奶,他又想是不是该给阿欣打个电话,他又很快的否决了这个想发,因为他怕自己会舍不得阿欣.结束吧,也许我会解脱,阿锐慢慢闭上那双曾经美丽的眼睛,用嘴巴掩盖了那片白........

后记
    故事还没有结束,阿锐没有死,他被妈妈救了,妈妈半夜去阿锐的房间是因为她想告诉阿锐,她决定贷款给阿锐上高中,在阿锐自杀后的第二天最疼阿锐的奶奶急发心脏病去世,但是阿锐却是在三个月后才知道的,在此之前他只知道奶奶去了姑姑家,阿锐因为药物作用得了很严重的后遗症,双脚双手神经萎缩,架着拐杖生活了一年,在阿锐身体恢复后,他并没有上了他一直向往的高中,因为家里又多了两万块的债务,而是上了一所职业中学,阿锐也没有跟阿欣再见过面,尽管那所学校离阿欣的学校只有五百米,尽管阿欣来阿锐的学校找了好多次,阿锐并没有很安分的读完高中,他在高中认识了另外一个女孩,并“不故一切狠狠爱”了一回,结果是伤心欲绝,所以才有了《雪花燃烧了承诺》中的七年之约,阿欣也有过男朋友,但现在分手了,阿欣现在在江南大学念土木工程系,阿锐现在在苏州找了一份中专学历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他们有时也会联系,只是在他们之间谁也没有再提过那个夏天,也没有再提那个“喜欢”...........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