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感人爱情故事 > 还给你的甘露

还给你的甘露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9-04-26 08:00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她原本是一片叶子,无意间吸取了上天赐给大树的甘露,成了一个精灵,她随风飘落,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修行,幻化成人形,因为甘露原本是属于树的,所以从她吸取的那一霎那到修行成人,无数的年,开始背负对树的债。

  树枯了长,长了枯,没有收到甘露的他终于腐蚀、溃烂、转世,他不在是树,当然他不知道……

  她给自己取名叫做吴妖冶,很媚的名字,可是事实她不妖,因为她有双无色的唇,妖精是没有红唇的。她也不能成仙,因为神仙是不能对任何人有亏欠的,她要还他的债、才能成仙……她在等待,从树出生她就在等待,她等待着他的长大。

   二十年后……
  
  树渐渐长成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象原来撑起一片一片绿叶的树,吴妖冶依旧美丽,依旧有一双无色的唇,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脆弱,象极了随时被风吹走的叶子,她本来就是叶子,只是树不知道。树在街上看到吴妖冶,第一眼,就心痛了一下,他很纳闷,怎么会有如此击碎人心的女子,有那么清澈透底的眼睛,那么明亮的眸子。他不知道原来她是他身上的。

  吴妖冶顺着树的目光走了过去,静静的看着树,很自然的挽起他的胳膊,树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子,只是心里的那阵阵痛告诉自己要保护他。吴妖冶只是想还债、还债、离开人世,她在这个世界太久了,真的有些寂寞了。

  树随吴妖冶到她的家,青一色的绿,树也是最喜欢绿的。他心里笑笑,原来真的可以这么凑巧的。吴妖冶一直没说话,给树泡了杯用叶子沏的茶水,透彻的绿,两个人静静的坐着。

   “你叫什么”
   “吴妖冶”
   “我叫树”
   “噢”

   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袭长发,绿色的衣服,绿色的指甲,什么都是绿色,吴妖冶点燃一根烟,一个人寂寞久了会用抽烟打发时间,妖精也会。吴妖冶递给树一支,树点燃,轻轻咳起,第一次抽烟,看着迷糊的烟轻轻地飘着,眼前的女子竟也如烟,飘飘渺渺。树很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女子将绿色穿的如此幻化,真的想不通。

  就这么平静的交往着,顺其自然地树爱上了吴妖冶,因为妖精的本能是勾人,这对吴妖冶来说很简单,但是她真的第一次去勾引男人,勾引那曾经有无数片叶子的树。

   树看着那双无色的唇,他给她买了最艳的口红,吴妖冶涂上,第一次感觉到心的撞击,她无心修炼,修行的妖精是不能有办点分心的,可是吴妖冶做不到,也许她原本就是树的吧!

   怜惜那甘露一滴,却要我还情一世!

   吴妖冶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的,树毕竟已经是人,而她却是一个快要成仙的妖精。吴妖冶决心要杀死树,可怕的想法,她自己吃了一惊!但是想到能够成仙她还是决定要这么做,爱人容易成仙难,妖精是知道什么是重点的。

   最残忍的事情也许就是要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爱人,吴妖冶竟然流泪了,绿色的汁液从眼睛里流出,虽然只有一滴,可吴妖冶慌了,她竟然也会哭,伴随着内心疼痛的她却必须要去实施。

  树会死,她不会,一个妖精在世上时间长了,寂寞也会把妖精崩溃。杀死树,就不会爱他,她就能成仙,吴妖冶简单的想着,因为爱上了,她竟然忘记了还债的目的……妖精毕竟是妖精,她只知道不去动心,但是她却不知道杀死一个人的后果。
  
  吴妖冶依旧是一身的绿,挽着帅气的树在车来车往的快速行使道上行走。
  
  “我们不能这样的,会出危险的”
  
    抹着艳丽口红的吴妖冶伴着那浓艳的绿,轻轻看着树笑了“你怕死吗”
 
  “怕,以前不怕,可是现在怕了,我死了就不能照顾你,一辈子有一个自己爱的人是那么的不容易,我不想死的”
  
   “我也不会死的……只是想找个人陪着我在着车水马龙的街口走走,也许一个人孤独的太久了吧”吴妖冶那绿色的汁液快从眼睛流出的时候,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忍住了泪水,妖精是不能流泪的,她却第二次流泪了,也许真的爱了吧!
  
  树是不知道身边的是一个妖精的,也不知道她将把他害死,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就在今天……看着如此美丽的女子,还是那么的一身绿,绿的那么透彻。飞驰的一辆辆车急速行使在他们的身边,树紧紧地握着吴妖冶的手,那么的柔弱,仿佛有着无限的心事。
  吴妖冶把手轻轻的抽回,“分手也许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吴妖冶想着,树不解的看着吴妖冶,吴妖冶淡淡的笑了,“树,我是你的,你相信吗?”
   “相信,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的”

   “我是从你身上落下的,我吸取了原本属于你的甘露”

  “那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你是我的”

  吴妖冶笑了,那么淡淡的笑,象极了一片快要飘飞的叶子,树急忙想要抓住她的手,她将手一挥,轻飘飘的走到路间,快速行使的车离她越来越近,树飞快的跑道她的近前,一把将她推到一边,车在把树摔飞的一瞬停住,吴妖冶看着计划实现的时候,她忽然没有感到快乐,无比的痛蔓延到身体的每个血脉。

   “怎么会这样???”她第一个反映不在是成仙,而是要将树救活。

   “带他去医院啊”司机焦急的说着。

   吴妖冶没说话,挥挥手,绿色的指甲耀眼的输入到司机的眼里,司机便呆呆的站着了,不在说话。

  吴妖冶将自己的绿色汁液缓缓从口中输入到树的口中,“也许亲吻就是这样吧”她第一次这么亲密的接触一个男人,却没想到是这个时候,吴妖冶那绿色的液汁再次从眼睛流出的时候,她不再理会,随心所欲的流着,围在身边的人惊讶地看着这个身着绿色的女子,猜疑着这个女子的身世。

   看着渐渐输醒的树,吴妖冶知道自己已经不能成仙,她已将那滴甘露化成的绿色血汁还给了树,吴妖冶忽然轻松了起来.
  
   吴妖冶轻轻拂着树的头,轻轻地说着“原本要杀死你的,可是却将自己杀死,本来只是欠你一滴甘露,现在终于把自己也还给了你,终于两清了。”吴妖冶轻轻的吻了树的唇。
  
  和树相处了六个月,正好是叶子长大变绿又变黄的一个过程。吴妖冶想到这里,无奈的笑了,自己终究是树的,怎么也逃不过这个哲理。看着眼前渐渐苏醒的树,吴妖冶渐渐的倒在地上,渐渐的化成一片绿色的叶子,渐渐地地枯黄……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