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爱情微说 > 结婚的时候,他是伴郎 微爱情

结婚的时候,他是伴郎 微爱情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12-10-12 17:00 点击: 次
Part1
  她是在大庭广众下跟他表白的,面颊绯红。
  而他却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群,摇了摇头,转身挤岀了人群。
  再见面时,他正带着耳机在幼儿园里陪孩子嘻戏,而她来接自己的孩子。
  她问园里的老师他为何在这。那老师笑笑:义工,挺好的一小伙,可惜是个聋子,这不,还带着助听器
  Part2
  战沙场,洒血泪,我为你赢万里江山。褪铠甲,伏殿前,你赐我毒酒一杯。
  他18岁时嚣张跋扈:喂,跟我谈恋爱吧!
  20岁时年少轻狂:都两年了你还没考虑好?
  22岁时风华正茂:放心考研,我可以养你。
  24岁时意气风发: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你也要相信,我会全力支持你。
  26岁时目光柔和:8年,抗战都有结果了,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28岁时成熟内敛:行,我给你当伴郎。
  Part3
  夜半,酒吧。她手里端着兑了红茶的芝华士,一群年轻人拿着啤酒轻佻的走过来。
  他立身而起,一场打斗,最终他拉着她躲入人群,笑道,你,记得我吗?她摇摇头。
  一丝苦笑,他拦了出租,说了她的地址转身回到酒吧,酒吧老板熟练的从他手里拿钱。
  陪她做以前的事,对她的失忆真的有效吗?我的伙计可都让你打了三次了···
  Part4
  一对三十年前的恋人偶然相遇了。男的问:“过的好吗?”“还好。”
  男的说:“当年,我大一暑假回家,到你家时,你已出嫁了。你爸告诉我,他的女儿不嫁给穷光蛋。”
  女的凝望着他,良久:“你不知道?在你上大学还不到一个月,你爸来我家告诉我,他的儿子上大学了,再不会找一个农村的婆娘了。”
  Part5
  她在键盘上打下那串字:“我是你的什么?”“爱情顾问”他回复说。
  她关闭了QQ,趴在键盘上哭的泣不成声,却没看到一直闪烁的头像,“你教会了我,爱你。”
  Part6
  她回想起这几天的事,指着他吼道,“你讨厌我,你说就是了,我在你面前消失,可以了吧!你不必每天换着方法整我。”
  他顺势握住她的手,“我怎么会讨厌你呢,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其实我是喜欢你的……”
  他将她搂紧怀里,手却悄悄的给背后的舍友打了个“ok”的手势。
  Part7
  她很喜欢他,喜欢到愿意为他放弃一切。
  他说他喜欢短发女生,她就毫不犹豫的去剪掉一头长发;
  他说他喜欢性感的女生,她就舍弃以往淑女的装束,换上超短裙和黑丝;
  他说他喜欢酒量好的女生,她就每天喝酒来增加自己的酒量。她为他完全颠覆自己,
  可是最后,他说:“你还不明白吗?我还是最喜欢原来的你。”
  Part8
  他们毕业了,三年的时光一瞬即逝。他喝了很多酒,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样子,很沉默。
  她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没有说话也只是一味的举杯。
  这时他转过头看着她:“你知道么?每天放学我都会很快的回家,然后现在阳台上看着你回来,可惜你永远不会抬头。”
  后来她依旧是不抬头的走路,他也不会在阳台看着她。他一生陪在她身边
  Part9
  一场车祸,让他们双双陷入死亡的关卡。意识清醒的他拼尽最后的力气将她送入医院。
  医生想要救助伤重的他,他只是微笑着摇摇头:先救她。
  直到看见她被推进手术室,他才颓然倒下:医生,不要告诉她,是我送她来的。医生问,为什么?
  他气若游丝:我已不能爱她,怎么还能让她用一辈子怀念我。。。
  前世,她在江南水乡手提木桶,微雨蒙蒙,一身青衣。
  今生,他立誓要找到她,却不得不娶了妻。妻默默服侍着他,直到逝去。
  他痴心绘画,唯一画作终于在风烛残年完笔。看到画中的她,儿惊叹,娘啊!
  他恍然大悟,病榻上轻抚妻的照片泪流满面,原来她一直就在他身边,他却没有将她好好珍惜。
  Part10
  10年前,他:我永远不会变的。6年前,他:你等我有一天有钱。
  3年前,他:我和她只是工作关系。2年前,他:对不起,我的公司需要一大笔投资。
  1年前,他:你能帮帮我吗,我一无所有了。昨天,她去监狱看他。
  他大悲:你等我,我出去后一定娶你。她静默:15年前你已经说过了……
  Part11
  他被征入了帝国远征舰队。为了征服十万光年外的联盟行星,舰队出发了。
  辞别时他说,就算相隔十万光年,也会每天给她发短信。他走了,她发誓等他。
  因为个人不允许使用军队的跨光年即时通信技术,两人相隔的光年越远,短信的传送,也越花费时间。
  一开始,她每天都能收到短信。后来,则需要几个月才能收到他早已发出的短信。
  十年过去了,她收到了他的求婚短信。她回复了短信,说:我愿意。
  然而她也知道,他早已战死在十万光年以外。这条短信,则是他十年前发出的。
  Part12
  初识时,他给她的第一份礼物是价值不菲的LV包;
  热恋时,他给她的礼物是一栋豪华奢侈的别墅;
  订婚时,他生意失败一贫如洗,给不起任何礼物。
  摸着手中屈指可数的一角硬币,他说:对不起!我给不了你幸福了。
  她摇摇头,轻轻掰开他的大手:虽然只有一角,可这是“十分”了。
  Part13
  2012。他在漫天火雨中握住她的手,你,上船去吧。
  她看了看周围分别的人们,泣不成声。赶造的诺亚方舟还是只能容下30亿人,自愿留下的人便可以推荐另一个人上船。
  她终于上船去了,泪眼婆娑。船缓缓开动,她纵身一跃。没入海水。
  两人再睁开眼时只听到测试仪的提示音:模拟世界末日真爱测试,满分
  Part14
  从不开车,喜欢步行。从不挑剔衣服的颜色,独爱黑白。
  也从不评价他作画的色彩,从不看他踢球,从不对他说黑西装陪灰色衬衣更好看些。
  终于有一天,他爆发了,分手,她颤颤嘴唇,终于没说出什么,点点头。
  蓦自转身,泪落,他不知道的是她眼中黑白的世界里,马路对面是红灯。
  Part15
  电话响起。“喂?”“是我。。。”“知道。”
  “没什么事儿。。。就是。。。想你了”“恩。我。。。国际长途挺贵的。”
  “。。。又不用你花钱!你。。。你一声不吭的走了就知道留个电话。。你。。你。。我去中国你也不知道找我,就知道你不想我!你。。。是不是。。。是不是。。。”
  “笨蛋。。。别哭了,快来开门,首尔好冷。”
  Part16
  记住,北城墙墙根的梧桐树下,有我给你的东西。
  出国前,他对还有两年毕业的她说。泪别,她忙去那树下寻找,却空空如也。
  伤心,猜疑,各种情绪涌上来。以后每天她都会来这里,只是习惯。
  冬天,叶子都落了,她竟然有一天发现曾找过无数遍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盒子,打开,却只有三个字,请转身。
  身后是阳光下,他扬起嘴角的笑脸
  她喜欢他四年,收集关于他的一切,喜欢他低头写字的样子,看见他和别的女生一起回生气,写过无数次情书。
  只是,这一切,他不知道。若干年后,他和她早已不在一个城市,她在婚前却收到他的礼物,
  是那次她不小心遗落的一只耳环。信上:我把青春耗在暗恋里,却不能和你在一起。
  Part17
  他们每天在公交车上见面,她抬着头看着他,看他说说笑笑。
  今天,他提到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很不巧,那个分贝足矣让她捕捉到。
  她听了心里不温不热,只是不知觉得留下了眼泪。晚上她回到家,发了一条短信:“我也爱你,在一起。”
  Part18
  她终于鼓起勇气给他发了一条表白的短信,却迟迟没有回复。
  她不知道,他不小心按错了号码。第二天,她沮丧的和朋友抱怨,旁边有个人,听得很用心。
  晚上,还是昨天的那个时刻,她接到了一条陌生的短信:傻瓜,我们将错就错吧。
  Part19
  明天他就要去日本了,临行前,她和他在网上聊天。
  她对他说:“明天就要去日本了,什么时候教我几句日语吧。”
  “好啊,你想要学什么?”“日文的我爱你怎么说?”“私はあなたが好きです”
  看完这句,她匆匆的下了线,不敢再多看屏幕一句。
  爱了他这么久,听到这一句我爱你也好,哪怕不是说给自己听。
  第二天,她没有去机场送他,在家里,登陆了QQ
  这时,弹出了一个对话框,是他的留言。
  整整一篇的我爱你,她一个一个的看完,最后和最后:只要你一句话,我,就留下。
  Part20
  她爱他,爱到只甘愿默默的爱他,关心他,爱到只甘愿委屈到自己,放弃了所有,站在他的生命之外。
  其实,他也爱她,只是她不明白,只是她的爱太沉默。他们的爱是一味一味的错过。
  Part21
  他和她是同校的学生,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不由自主的爱上了他。
  可他们的世界反差太大,他是老师家长一见到就摇头的无可救药
  她是温文尔雅吴侬软语的大家闺秀。
  后来,她变了,抽烟喝酒打架骂人,大过记了一次又一次。
  她想去追赶他,去跟随他的脚步。
  可她不知道,在走廊尽头的那个班级,他也在改变,
  却一天比一天优秀,终于他们依旧是两个极端的世界。
  我颠覆了我的世界,去摆正你的身影,却在凌乱之后,再也找不到你。原来,你根本不在我的世界里。
  Part22
  他的项链吊坠是一个瓶子,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别人都以为那是许愿沙,偶尔会嘲笑他像个女生一样还相信这个。他总是笑而不语。
  后来他出了车祸,医生也无可奈何。在迷离之际,他对守候在身边的朋友说:“请把我的骨灰和这瓶子里的葬在一起。那年她选择把骨灰投入海中,我只偷偷地留下了这些。”
  Part23
  偶然的机会,他们相识,他大她三岁,她高中他大学。她爱他,可他总说她太小。
  他们一直以兄妹的关系相处,他很在乎她,但他从不说,她以为自己佩不上他,努力的追向他。
  他结婚的那天,她喝了很多酒,她告诉他:我爱了你七年。”他也告诉她;我等了你七年。”
  Part24
  他要去见他的前女友,她为她熨好衬衫,他要去讨新女友开心,她为他鞍前马后,他与女友冷战,她陪他买醉。
  他说,我要结婚了。
  然后,她不见了,消失的彻底,他发疯一样的找她,她不知道,他是要说:我要结婚了,新娘是你。
  Part25
  幼稚无知的年纪他对她说‘我爱你’她微笑沉默,
  桀骜不驯的年纪他对她说‘我爱你’她仍旧沉默,
  而立之年他对她说‘在一起吧’她微笑只是不在沉默‘好’
  这一世,她依旧爱留长长的指甲,如葱的手指,妖娆的长甲。虽然常常戳到她,戳到心痛,她依旧不变。
  这一世,他不在温柔,成了毒枭。她也依旧是他的仆,交易中她挡住了子弹,旁人司空见惯。他却捧她至心头。
  她咬断了长甲,带着她的血放在他的手中“这辈子依旧只能给你指甲。孟婆给了我轮回的机会,却赐我永世不灭的记忆。”
  Part26
  她年轻的时候很爱高跟鞋,鞋柜里摆满了各式各样七八厘米的高跟衬的她的身材更加高挑舞者,天生高贵的气质
  后来,她嫁了他,渐渐地离开了高跟鞋渐渐地成了平常的主妇过年他们一同上街,
  她在一双高跟鞋旁边犹豫了好久,他开了口:买下吧,走路累的时候我可以背着你
  相守到老不离不弃的不一定是爱情,但爱情一定是相守到老不离不弃
  Part27
  她因一次医疗事故变成了聋哑人。她自闭,她绝望。在她绝望的时候他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他也是个聋哑人,却很乐观。他让她看到了希望。
  他们相爱了,他们结婚了。很多年后,她病情恶化,离开了。
  他拿着她的相片说:亲爱的,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Part28
  他和她刚在一起进城的时候,他是个穷小子,她是个傻丫头。
  日子不咸不淡,钱不多不少。直到女孩对男孩说想要一套房子。
  男孩开始变得早出晚归,回来时总是显得很疲惫,只是看到月中厚厚的薪水,女孩笑了,他也笑了。
  第三年,女孩却提出跟他离婚,因为他已经没法跟她ML,他看着女孩拿走了自己的房子和车,想起自己被包养的那两年,无声泪落。
  Part29
  “我们分手吧。”他说。“好,我找你也是这件事。”她回答。
  他心很痛,却不肯回头,她流泪了,却不敢去擦
  “忘了我吧,我没有爱过你。”他说“我会的,我祝你幸福。”她回答。
  他们背对背离开了,背对着背,走了
  他攥紧了手中的病危通知单,那边,她坦然的把遗体捐献卡放到了包里。
  Part30
  三年,他依旧不变地陪伴着她。
  在众人面前,他总是站在她的右边,握着她的手,从未改变。不离不弃,不分不离。
  有天,她对他说:分手吧,你太累了。他低头沉思许久后默默点头。
  一阵风吹过,她右边的袖管吹的飘向前方,毫无阻力。
  抗战还在继续,他凭借一腔热血参了军,十年杳无音讯。她等了他十年,最终拗不过爹娘的劝告,嫁了。又是五年,她和丈夫带着4岁的儿子去了她最喜欢的小镇。那个繁荣的小镇鲜少有乞丐,她却在小巷口看见一个乞丐,于是多看了两眼,瞳孔瞬间缩小,乞丐慌张的样子更让她确信。她想伸手牵他,却只碰到空荡的袖子
  Part31
  战前动员,他自信满满。父亲肯定会把他调回后方,此军的军长可是父亲几十年的战友。
  果然,不久,调令到了。连长狠狠的把一纸公文摔他脸上,带队开拔了。
  几天之后传来全连牺牲的消息。他内心一阵悸动,追悼会上。军长忍泪抱着他昔日的连长,泪语沙哑的叫了声,儿子。
  Part32
  他们是抗战时期的一对夫妻,渴望过着平凡的生活
  这天鬼子到了他们的村子,他和别的男人一样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死在了村口,听外面的人捎来的话她躲在地窖里哭了很久很久
  鬼子走了之后她在一堆被践踏的血肉模糊的尸体中,找到了他
  他们问她为什么能分辨的这样准确。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如果你深爱一个人,在万千人之中,他的背影,他的呼息,他的心跳,哪怕是不再有那37°的体温
  你都会分辨的一清二楚
  Part33
  无名高地,他的连队被围山顶,周围的水源却都被越军投毒。
  左前方,一片甘蔗地。他不顾指导员的阻拦。冒死上去砍了一大捆老百姓的甘蔗,回来的路上却踩上了越军的地雷。
  几天之后,部队合围,活下来的人集体一等功。
  作为连长的他,却被开除了军籍党籍埋在了越南。坟前,几十枚一等功的勋章黯然无光。
  Part34
  朝鲜长津湖,零下30度的夜晚。
  埋伏在雪里一天一夜,十六岁的他握着刚发下来的土豆颤动着发紫的嘴唇,发吃的,证明要总攻了。
  这时班长却一把抢过他的土豆三两口吞了下去,他想抢,却被班长一个枪托打晕了过去。
  班长动动嘴唇,爷们,记住我叫张富贵。冲锋号响了,班长冲了岀去。
  是役,冻死人数便达4000,他却在后方医院醒来。回国前,鸭绿江畔,张富贵之墓。
  Part35
  中越边境。那年,他参军不到一个月。轮战,他在炮火中震晕过去,醒来己是战俘。
  一关三年,再回国时,他在边境上准备脱光了衣服亲吻着祖国的土地。却被昔日的战友带上车,又进了监狱。
  未来的历史书上,人们称他为叛徒,问他为什么不以身殉国,却忘了那年他才十六岁,是个孩子。
  Part36
  长城抗战,兵败如山倒。他把中正剑插在粮店老板的面前,强买了白面,看着几天没吃喝的兄弟们,笑了。
  徐蚌会战,兄弟阋墙。他把中正剑当做投诚的礼物送给了攻城的PLA,看着得以活命的兄弟们,笑了。
  文化大革命,那把中正剑成为了他是反动派的铁证,红卫兵打他,骂他,让他指认当年的部下,他把那剑插入胸膛,同样,笑了。
  Part37
  刚下公交车,就摔倒在冰冻的地上,钻心的疼让他觉得左手腕骨折了。
  又要花钱了,刚攒的1200元是给老婆做透析用的,孩子明年的学费还没有呢,
  欲哭无泪的他刚爬起来就听到一阵惊呼声,等车的人们四处逃散。
  一辆公交车因地面太滑,刹不住车冲向人群,他没躲,被车尾扫了一个跟头,药费有着落了。
  除夕夜,我主动帮爸妈包饺子,他们笑着夸我懂事。
  其实我心里还有个小算盘:为了沾福气,今年还要吃到包有硬币的饺子。我确信只有我能认出那个记号桌上热气腾腾,目标很快锁定,正欲伸筷,饺子却被爸爸夹起。
  看着我故作镇定的表情,爸爸笑着伸过筷子:“臭儿子,这个馅大,爸夹给你!”
  Part38
  下午三点的拉面馆,冷冷落落。他搀着一个瞎子走了进来,冲着里面刻意大声的叫着,两碗牛肉拉面。
  又冲我摆摆手,示意只要一碗加牛肉。面好了,他把带肉的拉面推给了瞎子。
  瞎子却摸索着拿起了他的那一碗,尝了口清汤,说道。小子,今天就别哄爹了,这碗带肉的你吃吧。
  Part39
  儿子:“我要好吃的。”父母:“好好好,买。多吃点别饿着。”
  儿子:“我要衣服。”父母:“好好,买。多穿点别冻着。”
  儿子:“我要结婚。”父母看着住了半辈子的房,再看看儿子,微笑着说:“…好。买房。”
  几年后,儿子跪在墓前泣不成声:“我要你们。”这次他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Part40
  小时候,爸爸喝酒回来总是打妈妈。那时,他除了哭什么也不能做。
  长大后,他再也看不下去,他对着可怜的母亲吼:你爱他吗?不爱就和他离婚,别那么没出息!
  母亲哽咽半晌,流着泪对他说:妈妈不爱他,可是妈妈爱你。。。
  Part41
  妻子的病要花很多钱。女儿五岁了,会做饭,会收拾屋子,会照顾妈妈。
  他在工地里摔断了腿,工头逃走了,只能在地铁里跪着乞讨。
  假的乞丐太多,没人相信他的故事。他决定抢劫。
  他被枪毙的那天傍晚,妻子偷偷跳进了江里。
  女儿拿着妈妈的信,哭着在街上四处寻找。她还不识字,但她已经认识人生
  Part42
  火车站,冷风瑟瑟,风扬起来的报纸上依旧是父母寻她的告示。
  终于,她一咬牙,又去了另一个城市。这是第三个城市了,她庆幸道,终于让他们知道惹到我的滋味了。
  这一次,寻人启事却迟迟没来,她慌了神。终于踏上了回家的火车,开门的却是从未见过面的大妈。
  这家人女儿出走了,他们卖掉这房子去南方找了。夕阳,屋檐下,一个哭不出声的女孩。
  Part43
  她大了他20岁,每天照顾着他,为他洗衣做饭,却只换来他的几句冷言冷语。
  他从来不对她笑,她只能看着旧的照片来模拟现在。
  她得了重病,弥留之际她对他说:“我离开你了一阵子,却失去了你一辈子,几十年了,等不出你叫一句妈。”
  Part44
  她在魔前祈求:“他对我有恩,如今他家破人亡,请让我去他身边报答。”
  她的愿望成真,他在她的供养下三年苦读,赴京赶考,临别立誓必不相负。
  她等着他的凤冠霞帔,等来的却是千两黄金和一封诀别信,他将迎娶公主。
  魔在她身后低声笑:“我给你七年让你看清,而你,终归会知道对你最好的是谁。”
  Part45
  公主总是不停的追问王子,为什么不说我爱你。王子总是笑笑的反问,难道我不爱你吗。
  如此重复,公主不禁发怒,咆哮道,连我爱你都不敢说,那什么证明你爱我?王子皱皱眉,颤颤嘴唇,终究没说出口。
  公主摔门而去,王子迅速的追上去,深情而不舍的望着她,我爱你。
  公主还没来得及享受这片刻的爱意,王子霎时间又变成了青蛙,而这一次,无论怎么亲吻,无法复原。
  Part46
  周帝白炎死在称帝十载后的一个雪夜。
  这个草莽出身的皇帝不喜奢华,逼宫夺位后便废弃了前朝敬帝所建的华美宫室,而每夜宿在帝宫内的九龙塔死时亦盘膝在塔顶石室几案前的蒲团上,正对着壁上一幅画像。
  倘有历过前朝的宫女在,定会认出,那画上颜色无双的女子,正是前朝敬帝所封的最后一位贵妃。
  原来在倾国的十年之后,白炎终究追随那人而去。他身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于是所有关于周朝开国皇帝的谜团,都与那悬于九重宝塔之上、隐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史书里。
  Part47
  举世闻名的预言家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杀死,
  在临死前,那女人得意的说:“什么预言家,你算得出全世界,却算不了自己的命。”
  预言家却无比凄凉的笑道:“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这结局,只是在那一瞬间,我决定原谅你。”
  原来,逃的开是命运,逃不开的是选择。
  他与爸爸相依至大。他常问:为什么不给他找个后妈?爸爸总是笑说:此生只爱妈妈一个!
  后来他长大成家,爸爸说要结婚,他愤怒地打了那女人一耳光,骂爸爸是个骗子。从此,爸爸再未提及此事。
  多年后爸爸去世,他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张自己婴儿时的照片,背面是沧桑的字迹:战友之子,当如吾儿!
  Part48
  她花了一周的晚上给他织好了这条围巾,
  从小娇生惯养,这是她的第一条围巾,她幻想着他惊喜的表情。
  在他生日的那个晚上,她刚幸福地把围巾给他围上,他却厌倦地取了下来“我不喜欢围巾"!
  心,瞬间冰凉!
  爸爸来了,以为是给自己的,自顾地围上,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她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Part49
  12岁,他遇到了她;
  14岁,他和她并肩站在舞台前端;
  16岁,他大声地喊着“我最好的朋友”;
  17岁,他掉落舞台瞬间看到了她的眼泪;
  20岁,她在机场哭倒在他的怀里;
  24岁,她带着成熟的微笑对他说一定要成功;
  多年后,她突然得知他要在夏威夷结婚,不顾一切飞奔而去,却收获了一枚戒指和一个家。
  Part50
  医生瞟了一眼对面的男子,“哪里不舒服?”“心律不齐。”
  医生很想掀桌,这特么的已经是第十次了!但他还是忍住了:“什么时候开始的?”“看见医生你的时候。”
  “我擦那你不要来看我不就没事了?”“可是看不见你的时候就会呼吸困难。”
  “啧!”医生扔下笔,“我特么的好像被你传染了…”
  Part51
  “喜欢你”这句话,她对那个男人说过三次:
  高中的时候,他们是同学:“我好像喜欢你”“想抄作业就明说,我不介意的”;
  男人继承家业的时候,他是秘书:“我果然喜欢你”“不想加班就明说,我不勉强你”;
  男人为家族奉旨成婚时,他是伴郎:“我还是喜欢你……”“想抢婚就明说,我会跟你走的”
  Part52
  半月后,他终于蹒跚着从屋里走出来。煞白着脸走去那人的葬礼。
  经过一群脸色各异的人,经过那人的瘦骨嶙峋的妻子。顶着刺骨的眼神和令人窒息的议论,直挺挺的戳在那人的遗像前面。
  登记人员的尴尬的上前道:“周先生,你看……你算是家主的……”
  他笑的难看,轻声说:“算是,未亡人吧。”
  Part53
  她,耽美大神一只,造虐文无数,受无数狼女追捧,
  有读者采访她,自认为写过的最铭心刻骨的是那篇,她淡淡一笑,结婚那天的日记吧:“今天,我结婚,伴郎没来,新郎也没有……”。
  Part54
  结婚的时候,他是伴郎。
  进入礼堂的时候和我站在一起,看着我将迎娶的新娘。穿着曾经一起买的西装,他悄悄对我说一句话让我红了眼眶。
  “我们终于一起步入结婚殿堂。”
  Part55
  最铁的哥们是在我大学四年的同学。
  我们一起,同屋睡过三年半,吃过九百多顿饭,打过一百来场篮球,挂过三次四级。
  我们干架五次,醉过两次,乱性两次。
  昨天他结婚,我敬酒一杯,为了偿还六年前他趁我装睡时说过的那一次我爱你。
  Part56
  她订婚了,但不是和他
  她给他发信息说说:你别傻了好不好?!我们不可能。
  他沉默了:“许久。
  他回她说:这辈子做不了你老公、就投胎做你儿子,在你离开世界的那天,你不会孤单,我会陪你的,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Part57
  他跟她一起长大。他学会吉他,她学会默默聆听他。
  他学打架,她学会包扎。
  他学会彻夜混酒吧,她学会定点捕获他。
  他学会高调钓班花,她学会暗暗替他送花。
  他学会加班不归家,她学会做宵夜却说路过外卖来骗他。
  他学会华尔兹步伐,她学会在舞会远远看着他。
  他学会解决单身化,她终于学会离开他…
  Part58
  每天早上她都会打一个电话给他,叫他起来上学、“猪,起床啦”
  而他总是嗯嗯几下再叫她睡觉就挂断了、
  其实、他不想耽误她睡觉、
  只是想每天早上起来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她的、
  特别是那种懒洋洋的声音,真的,那种感觉特别好。
  Part59
  他们这一对好朋友很奇怪,一个太沉默,一个太内向易害羞,
  而且大学都没谈恋爱。问其原因却都说已有喜欢的人了。
  毕业后几年再见,他身边是容易脸红的羞涩女孩,他身边则是沉静寡言的女子。
  彼此淡淡一笑,挥手告别,不再回头。这世界本来就太多人不能在一起,只好找个相似的已足够。
  他撮合他和她,而他刻意避开她。
  这天,他狠狠的给了他一拳愤怒的说“你知道她爱你,还躲她。你他妈人渣!”
  他顾不得嘴角渗着血,嘶吼道“是!我他妈人渣!我他妈变态!我他妈怎么会爱你…”
  看着他怔住的表情,他开始擦嘴角的血,之后轻轻的说“我不仅知道她爱我,我还知道,你爱她。”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