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爱情故事 > 当时我爱你

当时我爱你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9-05-30 08:00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我相信热恋中的男男女女都和自己最心爱的人说过我“我爱你”这句话,但是,做到真的好难。
  我爱你,并不是非要和自己的恋人说,我爱你,其实真的可以和自己最爱的人说,即使他不是你的恋人。我爱你,让你知道就足够了。
  即使你不那样爱我。
  可是,当时我爱你。
  ——题记
  (一)
  我给欧阳卿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欧阳卿很久才接我的电话。
  “大姐,你不看看现在是几点吗?”欧阳卿还是和当年一样,很生气地和我说话。
  “都中午了,你怎么还不起来?”我忘记了我现在是在巴黎。
  “婧姐姐,婧婧亲姐姐,您老人家现在在巴黎,我在中国,好不好?时差,你不知道啊?怪不得你的地理没有学好,现在知道地理学不好的坏处了吧?”欧阳卿还是很不满意我半夜给她打电话。
  “呵呵,好了,对了,你最近怎么样?”我赶紧切入正题。
  “还不是那样?工作完了以后,回家做饭,看孩子。就这样过啊。”
  “呵呵,你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你怎么还自己做饭啊?你当初可是为了不做饭才嫁给兰江的啊?怎么现在?”
  “别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一定非常好吧?”
  “恩,很好。”
  “羡君很好啊,我当然知道,那么有钱,对你又好的老公,真的很难得啊。”
  “你不也一样吗?天下第一夫人啊。”
  “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给我买香水,买衣服。”这女人,就知道化妆和服饰,算了,谁让人家是美女呢?三十岁的女人和她儿子上街还被认作是姐姐带弟弟,我就无奈了,谁让人家会保养呢?
  “过年吧,估计我和羡君忙完这段日子就回去了。”
  “你回来不回来是无所谓的,把我的衣服和香水带来就好了,也不要太贵,香奈儿就可以了。”
  “你狠,算你狠……”
  “好了,等你回来,我睡觉啊,再见。”美女匆匆挂了我的电话。
  我想起来,薇儿和俊还在客厅,没有吃饭。
  我来到客厅,看见俊拿着我以前的相机在给薇儿拍照,已经五岁的俊很是会让三岁的妹妹开心。
  “俊,告诉妈妈你在做什么?”
  “妈妈,我在给妹妹拍照。”
  给妹妹拍照……听到俊的这句话,我留下了眼泪,情不自禁。
  “妈妈,我爱妹妹,所以我要看见最美丽的妹妹。”俊很开心。
  “好孩子。”我转身擦干了眼泪。
  “妈妈,我也爱哥哥。”小小的薇儿很开心得摆出各种造型。
  “俊,你爱妹妹就好好和妹妹玩。”我知道,俊很懂事,“妈妈去给你们做饭。”
  “好。”两个孩子依然沉浸在他们的幸福之中。
  (二)
  我不知道俊是从什么地方找到我的旧相机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他就会很好得使用了,我没有讲那相机拿过来,而就是让他在俊的手里,给他亲爱的妹妹薇儿拍照。
  小孩子,遇见新的东西总是很开心的。
  就像遇见一个第一印象很好的人,总是很好奇他。
  羡君回来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惊喜,说是我们结婚六年的礼物,我才想起,后天是我和羡君结婚六年的纪念日,最近忙于一个长篇小说的创作,我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日子。
  “我都忙的忘记了。”我对羡君一脸歉意。
  “没有关系的,我知道你最近很累,你就不能休息休息吗?”
  “你知道的,出一架子的书是我的梦想,我现在还差很多,我要努力啊。”
  “你这次写的是什么?”羡君一直很关心我的写作。
  “是写以前的一段回忆。”
  “呵呵,我知道吗?”
  “你知道的,埋葬那段回忆还是你的功劳。”
  “你是说杨彦彬吧?”
  “是的,你不会怪我吧。”
  “婧,其实杨彦彬对于年来说,真的是一辈子的亲人,但是他和我不一样。”
  “我知道的,就是突然想回忆了。我看到俊拿我的旧相机给薇儿拍照,所以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好好写吧。”
  “君,我爱你。”我望着面前这个对我好的不能再好的男人,突然很想说爱他。
  “你看了我的礼物,你会更爱我。”
  我打开包装,是个很精致的影集,有我从小到大所有的经典照片,我小的时候和爸爸的合影,上学后和朋友的合影,还有和欧阳卿一起吃麦当劳的照片,最美丽的还有我结婚时的唐朝礼服。
  我惊呆了。
  “你怎么想起来这个了?这些照片好多我都找不见了,怎么你?”
  “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其实真的很简单。
  (三)
  薇儿和俊都睡着了,我打开电脑,继续我的故事。
  我还记得毕业的时候和欧阳卿一起许下的愿望,嫁个好老公,过很好很好的生活,我还加了一条,我要写很多很多的很好很好的书,欧阳卿还笑我,哪有那么多的东西可写。
  其实,只要你想写,你就可以写。
  我挂了QQ,开始我的写作。
  我看到杨彦彬的头像在闪,他发给我的是个笑脸,我就简单回复了一句“你好”,之后就设置了忙碌状态。
  杨彦彬问我在做什么,我就说我在写作,他问我是写什么样子的故事,能不能给他看看,我就笑了,我说,大才子,你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才子,我写的怎么能让你看呢?
  他发了个很无辜的表情,说,好妹妹,你就让我看看吧。
  我回复了个笑脸,说还没有写完。
  他问我书的名字,我说叫《十二年》。
  讲的是什么内容,现代的还是古典的?
  我说我都是三十岁的人了,没有必要写那些骗小女生眼泪的文章了。
  那写的是什么,他继续问。
  写你和我的故事,今天,9月4日,是我们认识12年了。
  他发了个开心的表情,说是啊,我们认识12年了,妹妹。
  我说我叫你哥哥也叫了十二年了。
  他问我都写了些什么东西,我就说写我和你发生的故事。
  他说,妹妹,庆祝我们认识十二年。
  我说好。
  他问我过年是否要回中国,我想了想,还是说羡君正在考虑。
  他问我羡君好不好,我说羡君现在很好。
  他说羡君很爱我,我说是的,他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杨彦彬发了个哭的表情,我就问他怎么了。
  他说,妹妹,我也爱你啊。
  我笑了,我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和我说这个,难不成我因为一句“我爱你”,就飞回中国见你啊?
  他也笑了,他说要是十年前,我相信你会这么做的。
  我还是在笑,我说哥哥,我们都老了。
  他又问我薇儿和俊的情况,我说他们很好,俊还拿我以前的相机给薇儿拍照。
  我也给你拍过很多的照片,你都记得吧,还保留吗?
  我说,我当然记得,羡君今天送了我本影集。
  他说,羡君真的很爱你。
  不爱我,我就不会嫁给他。我当然知道他爱我了。
  他发过来个很色的表情。
  我说,其实,我这辈子就和两个人说过“我爱你”。
  他说,是我和羡君吗?
  我说是的,可是彦彬,只是当年我爱你。
  他说,我爱你,并不是非要和自己的恋人说,我爱你,其实真的可以和自己最爱的人说,即使他不是你的恋人。我爱你,让你知道就足够了。
  我说,这句话是我以前和你说的吧。
  他再次给我发笑脸,说我们视频吧。
  我开了视频,看见了他,他依然在抽烟。
  我问,嫂子呢?
  他说嫂子睡觉了。
  我说你趁嫂子睡觉的功夫,就开始勾搭以前的女人。
  他吸了口烟,说她要是不让我和你说话,我就和她离婚。
  我说,你真会扯,你等了她五年,为了我和她离婚,你这句话我才不相信呢。
  他说,我只是让你知道,你是我的妹妹,她是我的妻子这么简单。
  我说,你说这话没有必要了,我早就知道了啊,小心我和嫂子告状。
  告什么?
  告你藏私房钱。
  他笑了,说你哥还不至于藏私房钱买烟。
  我说,你都三十一岁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正经,你以为你还是十八岁吗?
  他说,我现在我十八岁的时候。
  我说我也喜欢。
  他问我,说你相信一个十八岁的男生和你说爱你,就一辈子爱你吗?
  我说不一定,但是我相信一个女生能做到。
  他问为什么。
  我说,我说过我爱你,很你说过的。
  他说,我记得,你自己去喝酒,就是因为我不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你给我打电话,说你爱我。
  我说,我做到了。
  他说,妹妹,其实有的时候“我爱你”不一定是情人和夫妻之间的话,我爱你,就是用自己的方式悄悄爱你,我们现在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可是我们依然爱折对方,我们的爱,其实就是亲人的爱。
  我说我当年不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真的就是这样想的,现在真的当你是亲哥哥了。
  他说好。
  我说我想写东西了,不想聊天了。
  他说好,我先去看电影,你什么时候想说话就叫我。
  我说好。
  其实,真的是这样,我爱你,并不是非要和自己的恋人说,我爱你,其实真的可以和自己最爱的人说,即使他不是你的恋人。
  哥哥,我只爱你是我的哥哥,像爱自己的亲人那样爱你。
  (四)
  我继续写我的《十二年》。
  我想起下午俊给薇儿拍照的样子,就想起了以前我和杨彦彬在一起的情节,想是怎么加到书中。
  那是大一上学期的时候,我才刚刚入学,对大学的一切都是很陌生,他对我很好,带我出去玩,帮我复习功课,请我吃地道的北京小吃,我就在他无微不至的关心下喜欢上了他,甚至是爱上了他,可是当我和他表白的时候,他拒绝了我,理由就是,只能拿我做妹妹。
  我记得我哭得很伤心,欧阳卿还去找过他,可是他对欧阳卿的态度也是很坚决,就是当我是妹妹。
  妹妹,我突然觉得这个称呼真的很假,伤透了我的心。
  我开始回忆我和他的所有,我记得最多的就是他给我拍照的情景,他是学校摄影队的队长,技术很好,自然给我拍照的机会就多了,我这个并不是怎么喜欢拍照的人还是写了稿子换钱买了台照相机,开始和他学摄影,其实并不是因为我喜欢,其实我就是为了他,那样我才有更多的机会接近他。
  尽管我想和他见面是不需要理由的,可是我还是想和他以正式的身份见面,免得遭到别人的误会。
  我知道他喜欢一个外语系的师姐,一个很有能力的师姐,他追了她一年。
  大二的他还是校杂志社的主编,我和他的话题就是文学和摄影,因为我实在是找不到见他的理由。
  我记得以前我没有和他表白的时候,我们在一起是那么自然,我们一起出去的时候他喜欢搂着我的肩膀,我的头顶刚好到他耳朵的高度,外人看起来,我们是幸福的情侣,我那个时候还很天真的以为,我真的可以做他的女朋友。
  女孩子对初恋的感觉都是那么期待。
  也是那么纯真和自然。
  我和他说“我爱你”的时候眼睛里满是期望,我本以为他可以拥抱我,说“我也爱你”,可是他推开我,说,婧,你只能做我妹妹,我爱你,只是哥哥对妹妹的爱。
  我哭着离开了他。
  半个月,我们之间是沉默。
  寒假的时候,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和我说的都是一些很无关紧要的话,我也是很应付得说,好的,恩,知道,谢谢这类话。
  但是我知道,他也许真的当我是亲妹妹了。
  《十二年》是分三个部分写的,大学,工作,结婚。大学的时候,我拿他当是我的依靠,我现在才明白,其实当初我说的爱他不过是对他的依赖,我爱你,我能为你做什么?我当初真的不知道我能为他做什么,就是单纯说爱他,现在才知道,爱这个字真的很沉重。大一下学期我遇见了羡君,开始了初恋,就这样一直牵手到现在,我凭借我的才华和能力和羡君一起闯下了现在的事业。他比我早毕业一年,开始了工作的生涯,几经波折,和外语系的师姐相恋,大学毕业之后分手,以前的女朋友回国,之后结婚,自己做了明记者,现在很出色,就是这么简单的故事,其实只是在别人看来很简单的故事,在我的笔下却是那么纠缠不休,那么复杂,其实,只是因为这是我的故事,我起初以为是我和他的故事,但是后来才发现,十二年,故事真的太多了。故事的主角,不仅仅是我和他了。
  我看QQ上的他还在,我就问能不能帮我再想个书名。
  他问怎么了。
  我说我觉得叫《十二年》有点俗套。
  他说,我抽根烟,给你想。
  我说,你再抽烟你就抽死了。
  他说,我死不了,至少等我给你想出了书名再死。
  我说那嫂子要杀了我。
  他就说,叫《当时我爱你》怎么样?
  我问什么意思。
  他说,其实,你以为你对我是爱情,只是因为当时你还小,我也不成熟,当时我爱你,现在我也爱你,可是当时和现在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当时你以为我对你的好,就是爱你,其实真的是爱你,就像妹妹那样,我是一直拿你当妹妹的。
  我说你这个人很废话,你说我是你妹妹,说了十二年了。
  他继续说,我对你的感情就是像亲人那样,我爱你这句话不一定是要在情人之间说的吧。
  我说,我和羡君几乎每天说。
  他说,你和羡君的爱既是表面的又是深层的。其实我爱你,就像你爱俊,爱薇儿那样。当时我爱你,就是说当时我爱你,以为是爱情,实际上是亲情,只是我们都以为那是爱情,其实真的是亲情。
  我说,你老说这个做什么啊,说的我都要哭了。
  他说,当时我爱你。
  之后他就下线了。
  我给我的书收尾。
  我把书名发给编辑的时候,书名是《当时我爱你》。
  (五)
 

我把俊给薇儿拍的照片都洗了出来,尽管俊照得并不好。
  我把这些照片发给欧阳卿的时候,她看了,和我聊起了天。
  她指着薇儿的一张照片,说,你看薇儿的表情是不是和你很相似?
  我就问是哪张。
  她给我做了截图,薇儿拿着苹果,很幸福的表情。
  那是你的表情。欧阳卿说到。
  是的,我记得杨彦彬给我拍的一张照片中,我就是这个表情。
  欧阳卿问我书的情况,我说叫《当时我爱你》。
  她笑了,说你不会这么多年还爱杨彦彬吧?
  我说,把爱化为关心和理解,爱,只给羡君。
  欧阳卿又笑了,说你当你是十八岁的小女生啊,还说这么肉麻的话?你给我买的衣服和香水买了吗?
  我很无奈,但是我知道,她是想岔开这个很尴尬但是很实际的话题。
  我说我现在很瘦,我的衣服你穿都核实,我就不给你买了,你穿我的吧。
  欧阳卿估计想杀了我。
  她说,你就当我是薇儿,给我买好了。
  我也笑了,我说为薇儿不是那么奢侈的女子。
  她说,我不管,你这个海龟女人就是要给我礼物。
  我说,好,你要什么都给你,啊,我爱你。
  欧阳卿听到了我和她说“我爱你”的时候笑了。
  她说,其实我和杨彦彬一样,听你说爱我们的时候,我们都觉得你是亲人了,就没有什么不自在了。
  我说,是。
  回到中国之后《当时我爱你》这本书卖得很好,欧阳卿讲话,大家是被我的真诚所感动的,所以肯掏钱买这种泡沫小说。
  我接到了杨彦彬的电话,说是想采访我。
  他现在是很有名气的大记者,别人都是等着他采访。
  “怎么想起来采访我了?”我们在当年学校对面的咖啡厅见面。
  “觉得你是个很传奇的女子。”
  “传奇?什么意思?”
  “我是记者,应该是我问你问题吧?”
  “好,随便你问。”
  采访过后,我和他一起吃的午饭,吃的是我当年最爱吃的匹萨。
  “你和以前一点变化都没有。”他看我的表情很自然。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以后就继续好好过吧。”
  “好,你也是。”
  “……”
  不久的新闻发布会上,给我拍照的特约记者是杨彦彬,他文章的题目就是《我知道当年你爱我》。
  我知道,当年他真的爱我。
  就像我爱我的薇儿,我的俊。
  那种刻骨铭心的爱,只有羡君能给我,别人真的给不了。
  杨彦彬,当时我爱你。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