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网 -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

星际赌场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爱情文学句子,情感日志大全
RSS

当前位置:星际赌场 > 故事 > 爱情故事 > 等雨,我知道你一直等我

等雨,我知道你一直等我

来源:星际赌场 作者:dbo 时间:2009-05-01 08:00 点击: 次

星际赌场 www.collegeessayhelponline.com   下雨了,我喜欢有雨的天气,喜欢那昏暗的气氛,喜欢一滴一滴的雨落在我身上,喜欢感觉这气候变化带给我的怀念。雨,像现在一样浇透我的全身,可我喜欢。
  “出租车”从雨中我听见熟悉外国男子的声音,我茫然的回头看,我呆住了,好熟悉的身影,难道,难道是他?他回北京来看我?不会这么巧?他走在雨天气还会回来在雨天气?不,不可能,已经三年了,没有他任何消息,怎么可能会是他呢?但,如果?是他呢,我开始疑惑,如果是他,我不可能再让他从我的身边走掉,哪怕,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希望。
  我开始追,冲着车走的方向追,任凭雨水,那冰凉的雨水,从头到脚击打着我,我不怕,只要能把他留在我身边。我拼命的追,在追回一段后悔的决定,渐渐的,渐渐的我累了,我追不上那辆载着我爱的人的那辆车,远了,远了,最后消失在雨里,消失了。我喘着气坐在路旁的长椅上,心中只有他,只有他。
我恨自己,恨自己当初没能把他留下来,恨自己应该听到他的声音就追过去,恨自己,从他走的那刻就恨自己,以至于到现在还在等他,等他回来,等他回到我身边,十年?二十年?我都可以,只要能见他一面,也许,我说也许他结婚了,有自己的家,爱他的妻子和孩子,还有——不,我不敢往下想,就告诉自己“不,他没有。”
  这场雨,让我感冒了,躺下来的时候才知道,已经浑身酸楚抬不起头,只想睡觉,其实,如果,他能留下来,我们已经结婚了,也许,我生病的时候会有他陪着,而现在,我苦笑,现在只有这空荡荡的房子和一只我最爱的猫,剩下的就是我了,每次下雨我都有想见他的欲望,该怎么办?怎么办?去美国?找他?——去找他——去找他一起——一起看雨。我睡了,直到听见电话铃声才知道,
  “喂?你好!哪位?”我的声音很微弱。
  “你又生病了?我是茜,又生病我已经猜到了,一会我去。”她一点也不惊讶,但并不知道为什么三年来每次下雨会感冒,其实她哪知道我喜欢淋雨。
  “茜,我好象,好象在做梦。”我很努力的抬头看墙上的表“茜,不用了我没事,一会就好,你还没下班没事!你——”
  “你先别管我,快先吃药我马上到,等我——嘟嘟。。。。”
  真是的她比我还急,每次都这样,我翻了个身,似乎头清醒了,可一动还是晕晕的,我开始找床头柜抽屉里的药,我知道找不到,因为,我根本不会准备治这感冒的药,但,我每次都希望能有,可每次希望都是茜带给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感冒的时候很难受,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可能吧!可能我就是个疯子,真的,至少我自己这样认为。

  她来了,带着药,带着心疼,带着疑惑和责备来了,
  “为什么不吃药?为什么下雨就让自己感冒?你也不小了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要不然,我还是去把他找回来?”谁信?其实,她每次都这样说。
  她替我冲好了药“赶紧喝吧!别太凉了,喝完就好了”说着她把杯子递给我“我已经尝过了,不烫,快喝吧!”
  我接过杯,一口一口喝完了,接着,我又睡了,她替我盖好被子,坐在一旁看书了。
  不知多久,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替我做好了晚饭,没睁开眼我就闻到了香味。
  “什么饭?”我突然问了一句。
  “你醒了?”说着他从厨房走出来“好点没有?”
  “好多了,我这一觉睡的好甜,都没做梦。”我说“什么饭?”
  “哦!米饭,你不是喜欢吃米饭吗?还有你爱吃的菜,快,快起来帮忙!对了,你行不行呀?”
  “行,没问题,我先要洗洗脸。”
  “快点,就等你了,都熟了。”
  我赶紧穿好衣服,去洗脸。
  “其实,你不用着急,”她说“没有什么好帮的了。”
  “哦!”
  当我洗完手她已经把所有的饭菜都端到饭桌上。
  “吃饭吧!”她说“等会还有一个汤。”
  “哎!我正好先盛饭”我说“对了,茜你找我有事?”
  “有”她端过汤来“当然有了,边吃边说吧。”
  “到底什么事?”
  “我要举办一次聚会。”
  “什么?”我很吃惊“半个月前刚举办过,你,你疯了。”
  “没有,反正又不是我花钱。”
  “是谁?”我疑惑的问
  “先保密不行吗?”她说“到时候打扮的漂亮一点就行了?“
  “打扮的漂亮就行?喂!你搞什么鬼?”我疑惑的问
  “你可真是的,从小到大都要刨根问底,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告诉你。”她显然有点生气(谁知真的还是假的)
  “好吧!我不问行了吧?”我说“你总要告诉我哪天在哪吧?”
  “明天周六晚上7点,老地方,对了,我说的话听见没有?”
  “什么?”
  “唉!打扮的漂亮一点,自从他走后你就从不化妆,还有那头发,实在不行让人家专业的理发师给你设计个头型,别这样就去了。”
  “什么?”我吃了一惊“很多次聚会从不化妆,又不是相亲——”
  “相亲?相亲算什么,比相亲还重要,还有,穿那件衣服。”她好象在命令我
  “哪件?”
  “他送的哪件晚装。”
  “什么?我想等他回来的时候聚会穿的,你怎么——”
  “管他呢,先穿上,还有明天和上次不同,高兴点只当给我面子行吗?”
  “没问题”我边吃边说“还有什么事?”
  “以后该注意你的身材了,没想到他走后你吃的像个猪。”
  “可他其实喜欢胖点的女孩。”
  “得了吧,人家在的时候不胖,人家走了才胖,管什么用?人家又不知道,还有你这怪病(淋雨)我想以后不会得了吧!”
  “你在说什么?”我辩解着说“他是因为工作,跟他在不在,胖不胖没关系.....”
  “行了,我不说了,你快赶紧吃,我不吃了。我还打电话通知其他人。”她好象又想起什么“别忘了,化妆,别忘了穿那套衣服,注意自己的形象。”
  真是的谁知在搞什么鬼,反正她走的时候还强调许多次。
  我想了一夜都没想到,到了早晨我才睡着。电话,又是这家伙的电话把我叫醒了。
  “喂!茜”我大声的说“别又是一大早烦我吧?”
  “我,我不是茜。”一个很熟悉的男生的声音
  “经理?”我听出了那声音
  “是我。”
  “经理,你,有事吗?”我很奇怪的问,因为他从来没有大早晨的给我打过电话
  “说很多次了,别叫我经理,叫我路枫,哦!早上茜打电话给我,让我告诉你别忘了聚会,她怕一早打扰你被你骂。”
  “这样,我知道了,路,路枫,谢谢!”
  “晋子。”他又说
  “有事吗?”
  “我,我想明天晚上请你一起吃晚饭,可以吗?”他好象很紧张,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
  “看情况吧,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我会打电话给你。”
  “好吧!那——我等你电话,拜拜。”
  “拜拜。”
  其实,这是个难缠的人,茜还一早让他打电话给我,这个小疯子,骂她?她还知道怕我骂她?我再也睡不着了,谁会知道她还会出什么点子,不如去做头发吧!他说的对,好久没打扮过自己了。

  出门时带手机,一开机“哇”全是短消息“晋,快起床。”“晋,吃早点。”“晋…..”该死的想控制我,最后决定关机把电话放家里,谁也找不到我。
  做头发,仅仅做头发就快用了三个小时,我好象是在坐牢,终于做完了。听店里的人说我“很时尚”就连结款的小姐都说我像个天使。天使?他也这么说过,我笑了,谁知是在夸我还是在夸理发师的手艺。
这么久“坐牢”,我早就渴的要死,早像去超市买水了,到了超市我一股脑的搬了一箱,到了款台,咦?好熟悉的背影,是他,我敢肯定是他,就是他“喂…..”我刚想叫,突然他拐过超市的门,走了,不可能吧!又像是做梦,我苦笑,这两天到底怎么了,“唉!”我叹息着,一直回到家,拿出我留了很久他送我的晚装,真漂亮,像他刚送我时一样漂亮,真的像他就在我身旁一样……..

  6点半,我换了衣服,去参加聚会,这地址,曾经是他的家,我们经常在这聚会,D座6单元1601室,我喜欢这地方,是茜选的,因为,他走以后房子由公司来管,这套房子是公司送他来做北京的家用的,还有这房子隔音性比较好不会吵到邻居,所以,我们经常AA制来这聚会。
  我按响了门铃,是茜开的,她好象经过一番打扮,平时那张苦瓜脸打扮的无影无综,看样子等了很久了,见面了就说“为什么手机不开机”朋友们说茜是第一个来的,只要门铃响全是她开的,
  “你也真是的手机不开,还来这么晚,不过你还是打扮过了,好了,我还要招呼其他人,你随便吧。”
  “不用你管,你去忙吧!”我说“一会见。”
  “一会见。”
  其实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这里所有的家具包括每一个小摆设小饰品都是由我们俩买的,记得买家具,我们花了整整周末的两天休息,所有的都整理好了,也是周末晚上,他还为了奖赏我的劳动,给我做了丰盛的晚餐,其实,我什么也不用干,只管搞恶作剧。没想到刚坐到餐桌的时候,他说变个魔术给我,哇!他变了很多很多玫瑰,还添了几只精美的蜡烛,也少不了美酒,这情景,真的让我感动,借着玫瑰的芳香我们开始吃饭,开始聊天,开始讲自己的故事,开始放音乐,开始和他跳舞,慢慢的,我可能醉了,我开始不知该挪哪步,好象他知道我极差跳舞的功底,他拥着我,让我靠晋他的胸膛,他开始吻我,可能他也醉了,他问我爱他吗?我说爱,我说爱他的眼睛,爱他的表情,爱他的背影……他问我喜欢让我抱着他吗?我的脸好象在发烧,我低下头小声的说喜欢,不知道他听见没有,他说他喜欢抱着我,如果再胖一点,他一直说我营养不良,我说我会吃的像个猪,他说他喜欢小猪,他好象也挪不动步了,抱起我,说我像个天使,我们都醉了,醒来时我们相互依偎,我当时真的好幸福只要有他,我就幸福。后来,他问我会不会和他去美国,我说我喜欢现在的生活,谁知他走后,我的生活变的像个流浪汉,自由的过份,我看过心理医生也没用,其实,我知道,我已经爱他很深,才发誓一定等他,尽管,路枫一再的追求,对于我来讲没用,因为,等他以成为我生活中的重要目标,“唉!”想到此处不禁叹息了一下,其实,一想到这些我就很恨自己,可能也有后悔吧!
  “茜,人到齐了吗?”
  “没有,还有一位,我这就打电话问他到哪了。”说着她打起电话
  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守时,害的大家都在等他一个人,还有,茜,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家先坐下,晋子,站起来。”茜说
  “干什么?为什么”你在搞什么?”我疑惑的问。
  “别问这么多,快点。”
  我有些糊涂了,为了这次聚会我一向不爱穿高跟鞋,这次穿了,却让我站着,我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她去开门。
  只见一张熟悉的脸,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我,“晋子,我来变个魔术给你。”说着他变了很多很多玫瑰,那花香直冲我的鼻孔,大家都在吃惊,包括我。
  “晋子,你等的人来了。”茜说“怎么了,你等的人来了。”
  我愣在那一动不动,因为我知道不可能,现在也是,我等的人,我等得人活生生的就在眼前,刹那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不可能,
  “不可能。”我说“真的不可能。”我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会?”他说着便走过来抱起我“这是真的。”
  “不,”我挣脱了他,一口气跑到楼下,我要淋雨,我要淋雨的感觉,我要在雨中见他,可,可是没,真的没有一滴雨,他跟了过来。
  “我知道你一直等我。”他说“就像等这场雨,我要给你下雨。”他拥着我“我要给你下雨,永远,永远。”
  我没有挣脱,我希望这是真的,即使,是一场戏我也不愿再挣脱,我抬起头,看见他流着眼泪笑了。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